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报观察  > 

花卉业向国际产业链高端迈进

需要更多鲜花“老干妈”

日期:2017-05-19  作者:傅云威 杨 静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在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云南省昆明市斗南花卉市场,一位身着红色羊毛衫的老妇人,徜徉在人潮花海中,并不起眼。然而,郑继兰这个名字却在云南乃至全国花卉业界广为人知,人们亲切地称她为鲜花“老干妈”。

  商潮海花中搏击,花花世界里闯荡……许多人和事,时过境迁,归于平淡。唯有一件事,郑继兰一讲就来精神。“当初日本同行封锁技术,如今他们反过来向我们拜师学艺,”年近花甲的郑继兰说着,朗然一笑,脸上密布的皱纹舒展开来。

  2005年,郑继兰在一位日本客商那里,看到一款奇异的新产品。这种花色泽鲜艳,可保存3到5年,价格是普通鲜花的10倍。据介绍,这是“保鲜花”,是高科技产品。郑继兰想探究技术时,对方却守口如瓶。接下来的几年,郑继兰累计投入了上百万元,奇迹般掌握了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保鲜花”技术。

  如今,公司的技术已渐趋成熟,近年来还研发出了具有防水功能的保鲜花,产品行销日本、俄罗斯、沙特等多国,甚至日本客商找上门向她学艺。

  鲜花“老干妈”也有烦心事。她说,国内育种技术跟荷兰、日本等花卉强国比起来还差一大截。她以荷兰花卉品种“北极星”举例说,当初购买专利就花了9万元,如今每卖出一株花还要分给国外育苗商8块钱。

  郑继兰的思虑得到行业人士证实。云南省花卉产业联合会副秘书长陆继亮介绍说,国内花卉业规模大,但小、散、弱,创新力不足,单位面积效益低,育种技术落后,这些都严重制约了其发展。

  以玫瑰为例,国内每平方米普遍产量为80支,而国外现代农业设施环境下为300支左右。此外,育种短板也很突出,国内市场上的鲜花种苗,98%都从日本、荷兰等国引进,对外依赖度太高。

  在云南省农科院花卉研究所副所长李绅崇看来,要实现国内花卉业提质增效,必须实现专业化、标准化、精准化。他认为,目前国内花卉育种领域存在政策扶持针对性不突出、缺乏总体规划、科研机构考核指标与市场需求脱节以及人才储备不足等诸多短板。

  此外,有行业人士介绍,由于担忧被侵权,国外育苗商往往不愿把最新的品种引入中国市场,而更习惯于把过时品种和技术卖给国内花卉种植业者。可以说,知识产权保护短板已成为阻滞中外花卉业深度合作的重要障碍。

  既享发展之利,又遇发展瓶颈。郑继兰的喜与忧,投射出中国花卉业奋力实现由大到强的国际化征程。

  作为成功个案,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郑继兰无疑超越了自我,为万千创业者树立了榜样;然而,在中国花卉业向国际先进水平靠拢的过程中,郑继兰的生意经却不具备太多参考价值。

  郑继兰式的单兵突进,可能在某些细分技术领域取得突破,但要全面缩小国内花卉业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则需要专业科研团队、灵活的创新激励机制、强大的行会组织、优惠的创业孵化机制、先进的冷链仓储设施、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等,唯有这样才能发挥“筑巢引凤”效能,促进中国花卉业向国际分工链条中高端迈进,最终把市场规模优势转化为研发实力和产业发展后劲,实现由大到强的跨越。

  在创业干事的征程上,郑继兰不孤独。鲜花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上千亿元的产业。据中国花卉协会统计,截至2015年底,全国花卉种植面积130.55万公顷,销售额1302.57亿元,出口额6.20亿美元。仅云南一地,2016年鲜花种植规模就达到了112万余亩,涉及2000家企业,上百万从业者,产值400亿元。

  正如李绅崇所言:“我们守着这么大的市场,没有理由不奋起直追,前期跟着别人跑,今后要并肩跑,将来还要领跑。”但是要实现领跑,中国花卉业的前路漫长。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33894  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