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合作经济新闻网  > 国内频道  > 专业合作  > 

“合作社+”,空间比想象的大

日期:2017-02-12  作者:  来源:中国供销合作网

  打开一箱包装精美的礼盒,里面放着12个苹果,苹果上面印着“十二钗”的图案。“猜这箱苹果最高卖过多少钱?”山西省万荣县华荣果业合作社负责人黄新立冲记者神秘地眨眨眼。“三百一盒!那是上次台湾有个协会,专门研究这个的,一看我们这个图案就相中了,一下子定了几百盒!”“这只是其中一种图案。你看,还有按生肖来的,按十大元帅来的,你能想到的,都能通过模板印出来!”黄新立笑着说。仅仅通过这么一个不需要多大成本的“微创新”,他们合作社的苹果就找到销路。在山西,这样的合作社还有很多。

  合作社做“加法”,不断适应市场,社员信心满满

  走进中阳县润通农牧专业合作社,“哞哞”的牛叫声就从后面的棚里传出来。旁边,兽医推着消毒车,给牛圈里喷洒消毒液。“山东拉回来的牛,金贵着呢,喝水都得加热器加热后,才敢让它们喝。”负责人任润虎说。

  润通农牧专业合作社的模式,正是目前最为“流行”的“合作社+农户”的形式。“村里散养牛的也有,但是不成规模。拉到这里来,就在这上班,能挣工资,卖了牛将来还能分钱,这事谁都愿意干。”合作社员工刘利锄说。

  “你看这6000多平方米的地方,现在养了300头牛,那边完全还能再扩大养殖规模。现在我们就能对接市场,但是有时候还存在‘盲区’,县里建议我们联合成立公司,到时候抗风险能力肯定能提升。”任润虎信心满满。

  这样的合作社如雨后春笋,在山西不断发芽。“山西省早在2004年就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经济组织的意见》,这在全国来说也算早的。当年,就有1300多家农民协会改制为合作社,到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出台的时候,这个数字已经成了4790家。”省农业厅经管局副局长马向荣说。

  适应市场、切入市场,合作社自身也在不断升级。马向荣说:“最初的模式,是合作社统一向社员提供种子、统一的田间指导等服务,越到后来越发现,合作社虽然能把农户聚集起来,共同抵抗风险,但是跟市场对接还存在障碍。”

  “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模式应运而生。“引入市场化公司,就可以从原来的简单模式,升级到全方位的服务模式。比如统一购买原材料、统一加工储藏、统一销售等。事实上,这和原来的模式不是时间上的前后关系,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

  晋中市祁县西六支农业开发专业合作社就是这种模式的典型。600亩的温室大棚、400亩的拱棚……到了这里,仿佛进入了一个大棚的世界,一眼望不到头。一位村民说:“我们这里的蔬菜种植是‘六个统一’,从买到卖都是统一进行,在超市卖的可抢手呢!”

  还能接着“加”,“政府+公司+合作社+农户”就此诞生。

  在山西,不少县市都有自己的拳头产品,比如临汾市大宁县的西瓜、吕梁市岚县的土豆、运城市万荣县的苹果等,在山西省内享有盛名。这些地方也都成立了数量众多的专业合作社,但相对而言,还不能形成像“沁州黄”一样的地域品牌。

  这也正是各地政府挂在心头的事。去年秋天,万荣县“一颗快乐的苹果”在运城市果博会上大放异彩,靠的就是当地政府对苹果的整体品牌营销。“我们县虽然合作社多,但是都有各自的品牌,形不成合力。我们通过整体设计,要让万荣的‘快乐苹果’走向世界!”万荣县果业中心副主任闫文玉说。

  “万荣笑话”“万荣花鼓”是山西省非遗项目,万荣县以“快乐乐天”的内核出发,取万荣花鼓舞蹈造型,并结合万荣的“万”字以及苹果造型,形成了一个以苹果型为主体、快乐和地域特色并存的视觉符号。“现在我们的苹果包装上都打上了这个品牌标识,县域内有一定规模的合作社都能加入,能提升众多合作社苹果的市场竞争力。”闫文玉说。

  跨区域、玩电商,合作社发展亮点涌现

  去年12月18日,山西省首届农合组织发展论坛在太原召开,省内外200多家农民专业合作社参加了会议。在此次发展论坛上,由省内15家跨地区、跨行业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了山西晋强农业专业合作社联合社。

  “面对自然灾害风险、市场风险、食品安全风险等诸多方面影响,农民专业合作社受组织分散、没有市场话语权等因素制约,收入得不到有效保证。这就是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产生的背景。”晋强农业联合社的理事长张照俊对记者说,“我们成立晋强农业联合社就是要抱团取暖,通过强强联合,最终服务于基层农民。”

  目前,晋强农业专业合作社联合社正在清徐县筹建一个集种植、养殖、加工、仓储、销售、旅游、休闲、观光于一体的现代农业循环经济生态示范园区。

  这不是山西省第一家农业合作社联合社。“目前山西省已建立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228家,加入联合社的合作社达到1461家,平均每个联合社有6.6家合作社,加入联合社的社员数为52958户,平均每个联合社社员户数达到240.7户。”马向荣介绍。

  合作社之间的“再合作”,是山西省农村合作社的新亮点。形式上的创新,还有土地股份合作社、金融创新合作社等。在晋中市太谷县,记者碰到了三圣现代农业专业合作社的成员郭永明。

  “合作社现在有71户,除了种植晋酥梨、红枣等,我们还开了农村旅游采摘等项目。其中,有一多半是土地形式入股,除了在合作社工作,年底还有土地收益分红。”郭永明说。

  互联网应用也是山西省农村合作社的亮点。

  时值数九寒天,天气格外寒冷,空气似乎也凝固起来。但在板枣之乡稷山县,却丝毫没有御寒的“冬眠”,电子商务已经深深融入了板枣生产销售环节。

  稷峰镇陶梁村是县里板枣生产主产区之一,栽植板枣已有千年的历史,全村7000亩土地清一色种植了板枣,年产板枣达250万公斤。在京东稷山翟店服务中心、稷山通和电子商务店,记者看到几名工作人员正把稷山板枣分级分包按单发往全国各地,忙而有序。“现在订单非常多。我们要让稷山板枣通过电商销售各地,让全国人民都尝上香甜可口的稷山板枣。”几位电商人这样表示。

  县里还举办了农村电子商务培训班,根据具体的产业特点,分别从“电商时代营销模式的变迁”“微店店铺的个性设计”等方面进行了系统的培训,并现场帮助枣农操作下载、注册微店和淘宝的运营。

  发展水平不平衡,存在“休眠合作社”

  合作社发展必然不是一帆风顺,也伴随着诸多困扰。发展水平的不平衡,在山西省不同领域和地域都有体现。

  去年11月,刚下过雪的万荣县万泉乡荆淮村,曹艳君和合作社的人在忙着收地里的葱,他们把葱拔出来,按照标准扎成一捆。身后,绿色的葱成捆成捆地摆在路边,像往年一样,等着买家上门。

  然而这次很反常。等了两个星期了,还不见买主过来。偶尔来个收葱的,“挑三拣四,还出不上价钱。”曹艳君很无奈。

  万泉乡的众多合作社,基本都是种葱。品种单一的“硬伤”,在遇到市场低迷时,合作社抗风险能力差的问题就凸显出来。记者走访了解到,万荣县“主要精力主要在苹果上,没人来管葱民们”。

  政府缺位之下,市场就有了“信息员”的职业。在路边待了没多一会,闪出一辆面包车,曹艳君看了一眼:“看,‘信息员’来了。”聊天之后,记者了解到,由于合作社和市场对接不畅,这里就产生了“中介”,引着各地的“买主”来到这里。

  但信息员在买方和卖方间都要抽成,葱本来就卖不高价钱,这样一来利润就更低了。“市场自发的行为也能理解,但这个过程中一是暴露了合作社抗风险能力差的问题,二是需要政府更多主动地引导和搭建平台。”山西省农科院工作人员王宇说。

  走访山西各地合作社,在繁荣的背后,还潜伏着一些风险,比如“休眠合作社”的存在。近年来,山西各地的合作社不断发展,新增合作社数量不断增多,却不断有合作社办不下去。这其中,有的是因为抗风险能力差,有的则是因为乡里为了凑数量,强制给挂的牌子。

  “个别投资者”合作社的现象,也值得警惕。为鼓励合作社发展,山西各地在税收、场地使用方面对合作社有鼓励政策,相应地,对合作社成员籍贯、人数上也有要求。但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有的合作社是少数外乡老板投资的,只是雇佣几个本村人为其打工。

  在临汾市,记者了解到,要在村里成立合作社,得是本村户口,且经过村民表决同意。但有的投资者为了占得政策红利,找本村的熟人来争取名额,在村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合作社就挂牌了。

  “农民专业合作社是通过提供农产品的销售、加工等与农业生产经营有关的服务,来实现成员互助目的的组织,从成立开始就具有经济互助性。如果成为少数人的合作社,与合作社成立的初衷必然是背离的。”王宇说。

  (责任编辑:高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