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绽放  > 

太行茶仓:北方藏茶的标志

——访石家庄老茶收藏家赵玉光

日期:2015-07-14  作者:本报记者 炼 晨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现如今,一提到“老茶”,只要对茶略知一二的人,马上就会把它跟稀缺、珍贵、价值不菲等等联系在一起。想来收藏老茶的人也绝非等闲。怀着这样一份好奇,记者来到赵玉光的“太行茶仓”一探究竟。一早,记者来到坐落在石家庄西山万亩森林公园核心地带的太行茶仓,茶仓主人赵玉光走出大门来迎接,清瘦、朴素、干练的一位中年人,亲切而好客。招呼记者落座,上茶之后,在茶香氤氲中,我们开始围绕着“收藏茶”的话题聊开来。

    泡茶娴熟自然,谈茶滔滔不绝,如果说这是初见赵玉光的印象。在接下来的聊天中,赵玉光对茶的理解与感悟,对于茶深入骨髓的爱与懂,以及推己及人,让记者深深体会到茶给人内心深处带来的种种益处,不由的在叹服之余,心生敬意。

    A【茶收藏“工业化浪潮”的划分】 

    “一些人收藏茶叶更多注重茶的商品属性,属于商品层面的收藏,而我是更侧重茶叶的文化属性。我收藏了很多茶,但属于保护性的收藏、收购,而不是单纯的收藏茶的商业价值。”赵玉光开门见山,这样告诉记者。

    赵玉光认为,随着茶产业的迅速发展,全国范围内形成了一个茶产业的“工业化浪潮”,这个浪潮极大地促进了茶产业的迅猛发展。同时也影响到了茶产业的健康发展,影响到了茶文化的健康发展。因此,茶叶收藏者必须认真地筛选具有收藏价值的茶叶产品。

    “比如白茶,我收藏的基本上都是2011年前生产的。每次跟随专家一同去福建省福鼎市,都是在专家的指导下,选茶鉴茶。大小的茶厂、茶库,我们能跑的都跑遍了,目前收藏了30多吨。基本上选择了传统工艺基础上的优质茶,多的几吨,少的几百斤。因为大家都知道,白茶一年茶,三年药,七年宝。如果茶叶品质不能保证,茶叶的茶性、药性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赵玉光保护性地收购了很多年份茶——受“工业化浪潮”冲击前的茶。

    B【收的是一段文化、一段历史】

    赵玉光收茶,更多的是突出茶叶的文化价值 。

    他在收茶过程中,突出了不同工艺、不同产区、不同茶种、不同年份。不去选择品牌,而是选择制茶师。一些新崛起的知名茶厂的早期茶品,他全部收齐。一些知名制茶师的代表性茶品,他也尽量收购。一些代表传统工艺的小量优质茶,他也倾全力寻找。“我收茶真的是想把它收藏起来,并且,收茶需要机遇和机会。”赵玉光告诉记者。

    例如,赵玉光收藏的一款2005年的茶。一次巧合遇到广西梧州农业局六堡茶研究院院长,他说有一款茶泡不出味道,于是赵玉光拿出随身携带的保温杯倒入开水把茶闷上,过了一会品尝,味道非常好。询问后得知是一款2005年生产的传统工艺的六堡茶,拥有者是一位女士,这款茶她只有800多斤。一开始怎么都不出售,于是赵玉光说了一句令她难忘的话:“放你手里卖掉就浪费了,放我这里保留下来是给大家学习和鉴赏的,我绝对不会把它轻易的卖掉或喝掉。”最终,那位女士只留下20斤自己喝,剩下全部卖给了赵玉光。

    赵玉光特别注意茶品的断代收藏。他以2005年做断代,先后收藏了不同工艺、不同茶种、不同等级的不同厂家的白茶、生普、熟普、六堡、天尖、茯砖、青砖、花砖、藏茶、天尖、千两等等。并且,他会在一段时间后拿出来让大家进行品鉴,让大家品尝同年份不同品种的茶叶,谈一谈各种茶喝后的口感与体感分别是什么。 这个已经不是商品层面上的收藏,他收藏的是一段历史,一段文化。

    C【做好北方仓的代表】

    赵玉光想做的还有一件事情,茶叶从业者的进修和提高。

    现在很多人拿着名片,是国家级审评师,国家级茶艺师等等。他认为,培训是必要的,不否认茶艺师培训的作用,但是它毕竟是走马观花,是基本的技能培训,并不代表对茶的思考和理解,也并不代表对茶的热爱。他要做的茶叶培训是面对茶叶从业者和茶叶热爱者。

    赵玉光举例说,一品茯茶从第一批的赠品到2014年的赠品,他这里全有,最难得的就是2005年第一批两个红灯笼样式的赠品,这款茶留存下来的并不多,在他这里可以从各个年份进行品尝和学习。

    他还做茶叶的纵向收藏。例如普洱茶中,大益和下关是代表,大益的7572和7542,从今年往前推,能收藏多远他收藏多远。下关沱茶中的代表是甲级沱,从去年再往前他都有收藏。这个概念也是文化概念,如果做茶只是停留在卖茶上,是一种做法,换言之,卖茶卖的是一种文化,更加有意义。

    有人说,太行茶仓是北方最早建立的专业茶仓,包括中央电视台在报道中曾提到“太行茶仓是北方最大的茶仓”。赵玉光表示:“当初陈宗懋先生为我提写了‘太行茶仓’几个字时说,太行茶仓标志着北方人也开始屯茶了。我从2009年开始收茶,2011年建设茶仓,肩负着的是推广茶文化的社会责任。太行茶仓要为南茶北上做贡献。”

    D【收茶:不怕贵,怕不对】

    赵玉光本职工作不是做茶的,用他自己的话说,至今还属于业余爱好。但当事业到达一个高峰时,他更加渴望对精神层面的追求,同时开始寻找自己喜欢的东西。赵玉光告诉记者,在2009年前他并不喝茶,身体也不是很好。200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北京有幸和几个茶叶专家学者一起喝茶,聊起自己有胃病后,专家说,喝对了茶,胃病也会有好转。之后的几个月,他开始每天喝茶,结果胃病果真有了好转,由于茶的“文人情结”与“精神满足”,赵玉光对茶产生了依恋情结。

    但是,作为一个“外行人”,是怎样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入茶门的呢?他的藏茶之路是否一帆风顺呢?对此,赵玉光笑着对记者说:“我学茶基本没有走弯路,始终跟着国家级茶叶专家学习,他们言传身教,带着我下茶厂,进茶区,品茶样。我经常标榜自己是跟着国家队学茶。同时在专家的建议下,看了大量的茶叶书籍,第一本我看的书就是大学教材,避免了商业性书籍的干扰。”

    其次,从商业价值讲,2009年的时候,北方人对藏茶的概念比较淡薄,不懂茶、不喝茶的人很多,这在赵玉光眼中是一个极大的商机。比如赵玉光收购六堡茶的时候,市场上很少有茶商经营六堡。等赵玉光完成了大量收购后,市场六堡茶才开始流行。

    赵玉光有一个心愿,就是一定要给子孙后代留下好茶。因此,他手里的很多茶至今惜售,他说:“这些茶品质很好,但真正的价值是在将来,现在消耗掉太可惜”。对于一些稀有的老茶,他不惜重金的保护下来,他曾经从外国人手里以重金购回了一些年代久远的六堡茶。

    赵玉光告诉记者,收茶路是辛苦并幸福的,几个人全国各地跑去学茶,喝茶,淘茶,他们到的一般都是民间的收藏人家。60年代六堡茶已经不多,他先后去了广西梧州很多次,光60年代六堡茶就收了200多斤。

    赵玉光要做一个标准茶样库,成体系的将茶叶进行展览,并且成立茶叶进修班,让更多的人真正了解茶。

    赵玉光告诉记者:“收茶,不怕贵就怕不对。我每次去收茶也要叫上几位专家同去,因为有些稀有的茶一个人很难鉴别。有一次,我和几位专家同去收一款藏茶金尖,拥有者搞不清年代,但我们几位专家品鉴后将其定位为60年代,这款茶在市场上很难得,像收这类茶一定要很多专家反复去喝才能定下来。所以,这也是我做标准茶样库的原因之一,有了茶样库可以让今后的收茶过程扁平化,茶与茶之间有个对比。”

    E【降成本还是保质量?】

    赵玉光告诉记者,现在很多茶喝出来的是“生产线味”,并没有茶叶本身该有的底蕴。例如,有一次,他来到一个茶区,县领导带他到厂子喝茶,当问到他这茶怎么样时,他只是微微一笑:“全是‘生产线味’,没有日精月华在里边”。“我卖茶和别人卖茶有根本的区别,有些茶商卖茶不愿意让消费者懂茶,而我最怕的就是消费者不懂茶。有些人是千方百计降成本,而我是千方百计保质量。这就是经营理念的问题。”赵玉光同时向记者抛出一个问题,当茶的鲜叶已经涨到240元一斤的时候,很多企业的茶还是100元一公斤在卖茶,他们的鲜叶是哪里来的?

    有些茶种类的价格起起落落,究竟是为什么?赵玉光认为,就是因为消费者买不到真东西。“有一家知名茶企,它有很多分店,今年春节前马连道的店关门了,我和店的老板聊天,他以茶品种的名字命名店名,但是到店里买不到真的茶,这就是他失败的最根本原因。所以,一定要在千方百计保质量的前提下,在千方百计的降成本。”

    F【专业的仓储太必要!】

    在采访过程中,赵玉光表示一定要保证让消费者获得更多正确的茶叶知识,让他们能够明明白白消费茶,这是茶产业亟需的,也是根本所在。

    人们明明知道一些茶是越老越有价值,为什么却没有人去做专业的仓储?

    赵玉光分析说,茶区的很多茶农家里都藏有老茶,这些老茶是他们用来治病的,可见老茶治病民间早就是知道的,但是没有人去总结或是推广。那么这两年为什么老茶逐渐变多了,第一是因为人们发现老茶值钱了;第二是老茶养生的价值被挖掘推广了;第三是因为人们手里有钱了,开始屯茶。以前人们都会把手里的茶卖掉换饭吃,这也是商业规律在起作用。

    茶产业面临一个新的商机,收茶人要负责任的收茶、卖茶、推广茶文化。人们总是埋怨日本、韩国的茶文化推广的比中国好,但这么大的茶产业,没有一个像样的茶文化的定义或是模式。“我曾经和几个茶艺专家说,不管茶艺师表演的多漂亮,泡出来的茶一定要好喝。为了表演而表演没有任何意义,茶文化一定要落地。”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