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色栏目  > 农金聚焦  > 

降准之后 有多少资金可以重来

定向降准释放资金近千亿 金融支农仍需多点发力

日期:2014-05-16  作者:胡莹洁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一石入水,涟漪四起。

    三周之前,央行宣布县域农商行、农合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分别下调2个百分点和0.5个百分点,此前这一度被认为是货币政策趋于宽松的重要信号。然而对农村金融从业者而言,他们的关注点和种种疑虑都要实际得多。

    定向降准的政策意图是否仅仅剑指金融支农?本轮降准究竟可以释放出多大的资金量?这些资金能否全部投向“三农”和小微企业?哪些因素有可能影响到降准的实效,让金融支农力不从心?

    金融支农,这个中国金融改革最薄弱而又关键的一环,让“定向降准”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调控政策,也多了些复杂而艰辛的意味。

    降准背后的真实意图

    定向降准不是货币政策的宽松,而是金融支持农村的重要步骤。

    业内有观点认为,除了支农的意图之外,定向降准更有另一层深意:防止县一级地方融资平台发生违约。审计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6月底,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达17.89万亿元。“在房价下跌、资金趋紧的情况下,县域地方融资平台是最有可能出现违约的。”有媒体分析说。

    “释放出的多余资金的确可能拿来救急,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专家指出,目前农商行和农合行的存款规模约8.5万亿,如果按照降准0.5个到1个百分点算,释放的资金量约500亿至1000亿元,即使是降低2个百分点,也远远不能满足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金额。

    因此,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认为,“对县域农商行及农合行定向降准不是货币政策的宽松,而是金融支持农村的重要步骤。”

    “这从降准的对象即可看出。”他指出,尽管全国经济发展存在地区上的差异,但是由于县域地区更接近农村,经济发展也更偏向农业生产方面。因此,降低县域农商行及农合行的存准率,释放出的资金才能更多流向“三农”和小微企业,达到支农支小的目的。

    他的这一观点代表了业界的普遍看法。

    “此次定向降准,是为了增加农村信贷供给。”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汪三贵同样如此分析道。

    然而也有观点认为,降准的目的是为了维持金融稳定。西部一家农村商业银行工作人员认为, “目前由于信贷紧缩,一些企业的资金流中断,进而引发的都是民间非法集资,发生地点都是三四线城市。”所以,降低县域农商行的存准率,释放出资金,可以缓解县域资金紧张状况。

    降准之后的隐隐担忧

    实行差别化存款准备金率,对不同机构的存准率给与一定的弹性空间,应该更能放大支农作用。

    无论对此次定向降准如何解读,加强金融对“三农”发展的支持是毋庸置疑的目的。

    湖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相关负责人透露,此次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后,该省预计释放资金超过60亿元,将重点支持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小微企业、龙头农企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尽管由于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与东部一家农合行可释放4000万元资金相比,西北部某家农合行释放的2000万元资金在规模上少了一半,但是对于支农的作用却丝毫不差。“这2000万元资金都将用于‘三农’生产,对提高我行的信贷支农能力十分有帮助。”该行工作人员说。

    “这与县域农商行支农支小的定位有关,”江苏民丰农村商业银行的工作人员王章男告诉《农村金融》周刊记者,“而且县域农商行单笔贷款的最高额是根据注册资本进行限制的,一般对同一借款人的贷款余额占商业银行资本余额的比例不得超过10%,这就决定了县域农商行,尤其是中西部的县域农商行释放出的更多资金,肯定是要流向‘三农’和小微企业的。”

    然而,担忧的声音也很强烈。

    “截至5月10日,我行释放了7972.39万元资金,但是由于受到人民银行贷款规模的限制,恐怕这些资金无法全部投入‘三农’。”中部一家农商行工作人员介绍说。记者发现,降准政策出台之后,放宽存贷比限制的呼声日趋高涨。

    也有人担心,释放出的大量资金并不能真正发挥支农支小的作用。

    北部一家农商行同样释放出7000万元资金,预计可投入“三农”的占比为80%。“一个地区若农业产业化程度不高,农业所需的资金不是太大。很多的资金就会通过农业这一渠道流转向别的渠道,有许多农民贷款用于生产,自有的资金可能就流向了房地产。”该行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农村金融》周刊记者。

    对此,山东东平农村合作银行业务管理部经理孙龙有自己的见解:“如果可以结合法人机构历年的经营和管贷水平,以及区域的经济发展情况,实行差别化存款准备金率,对不同机构的存准率给与一定的弹性空间,应该更能放大支农作用。”

    降准之外的政策推力

    供给与需求之间隔着一堵墙,一味增加资金供给并不能根本满足农村的信贷需求。

    “定向降准对农村金融的确可以起到一定的支持作用,但它更偏向短期利好,不应对其抱有太高期望。”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

    事实上,降准也不是监管层增大资金供应量的唯一手段。

    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表示,要从较为全面的渠道来拓展农村金融机构的资金供应总量。除了降准之外,还可由央行发放支持农村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增加一部分资金;对涉农贷款开展资产证券化试点,盘活一批资金。

    但是,“供给与需求之间隔着一堵墙,一味增加资金供给并不能根本满足农村的信贷需求。”曾刚认为,要打破这堵墙,关键在于制度改革,这才是农村金融改革的重点。

    因此,相较于降准措施,他认为农村金融机构更应关注的是国务院办公厅4月22日发布的《关于金融服务“三农”发展的若干意见》,其在深化体制改革、发展农村普惠金融、加大涉农资金投放等方面共列出了35条规定,对于增加农村金融资金供应量、创新资金供应方式以及完善金融服务体系有更详细的规划。

    例如,《意见》中提出,“对涉农贷款占比高的县域银行业法人机构实行弹性存贷比,优先支持开展‘三农’金融产品创新。”

    “适度提高存贷比,指在年度中间可以适度突破75%的存贷比限制。”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符合农业发展周期规律的基础上,不同的地方执行要求上可以有一定的灵活性。

    不光如此,《意见》还提出,降低涉农金融机构的融资成本,并辅以财政支持政策。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教授潘席龙认为,降低农村金融的融资成本是更具现实意义的举措。他建议,政府应将事前补贴方式改为事后补贴,以达到可考核的目标为标准来补贴,如此便可确保资金用于“三农”和小微企业。此外,完善财政补贴政策、合理补偿成本风险同样重要。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