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色栏目  > 农金聚焦  > 

转型在即 地市级办事处何去何从?

省联社“去行政化”改革走起 办事处改制步伐或将提速

日期:2014-04-25  作者:本报记者 臧洪菊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稽核审计中心主要职责示意图

  省级联社地市级办事处改制为“区域审计中心”的步伐,今年或将提速。

    3月10日,银监会在2014年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监管工作会议上再次明确,省联社的改革方向为“淡出行政管理职能,强化服务职能”、“改革成为利益联合、定位服务、专业高效的服务平台”,并将“督促加快推进地市办事处改制成区域审计中心”确定为省级联社的“改革功课”之一。

    近年来,为推动省级联社的“去行政化”改革,监管部门将地市级办事处改制为“区域审计中心”作为启动改革的首颗棋子。2011年,甘肃省联社率先启动试点。随后,安徽、吉林、贵州等省份的办事处改制工作也相继开启。

    办事处走“改制之路”,似乎已成定局。

    《农村金融》周刊记者调查发现,虽然部分省联社地市级办事处的改制步伐已在推进之中,但些许问题与争议依旧夹杂其中。

    张弛各异的“步调”

    调查中《农村金融》周刊记者发现,在推进地市级办事处改制的过程中,各省的具体做法并不完全一致。

    “我们的11家办事处全部撤销,改制为6家‘区域稽核审计中心’,除此之外,并没有再另设其他机构。”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稽核审计部总经理张禧告诉记者。

    在地市级办事处改制问题上,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是第一个“吃螃蟹”的。自2011年7月份开始,甘肃省联社便开启了办事处改制的筹备工作。同年年底,原有的11家办事处全部撤销,改制成为6家‘区域审计中心”,历时不到半年时间。

    “改制后,我们的‘区域稽核审计中心’没有保留原来办事处的痕迹。”张禧说。

    根据张禧介绍,6家“区域审计中心”成立后,将对辖内各行社履行审计、监督、评价的职能,不再履行原办事处具有的管理、协调和指导职能。

    与甘肃省联社相比,吉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对辖内办事处改革的推进,则有着“逐步过渡”的特色。

    “目前,改制工作还在继续推进。”就辖内地市级办事处的改制情况,吉林省联社有关工作人员告诉《农村金融》周刊记者。

    自2010年下半年起,吉林省联社方面主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弱化行政管理色彩、突出企业化管理特点。2012年12月18日至19日,吉林省联社辖内的首批区域稽核审计中心——吉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吉林稽核审计中心、长春稽核审计中心相继成立。至2013年9月,白城、松原、通化等7个稽核审计中心相继成立后,吉林省联社的9个稽核审计中心全部挂牌完毕。

    根据上述工作人员的介绍,目前,该省9家办事处改制的情况目前分三种:

    其一,将办事处直接撤销,设立区域稽核审计中心;其二,在撤销办事处、成立区域稽核审计中心的同时,试点“中心行社”,即,由地处地级市的行社承担协调、服务等稽核审计中心不具备的职能;其三,成立区域稽核审计中心,办事处逐步撤销。

    转型”时间表

    地市级办事处作为昔日农村信用社改革和发展的产物,其承担的责任和具备的功能,也让其有着难以迅速“退场”的理由。

    虽然办事处改制为稽核审计中心的改革思路提出已近三年,但进展相对缓慢,“一个不能回避的原因是,它还有着存在的价值。”一位西部某省办事处工作人员说。

    在调查中,《农村金融》周刊记者发现,地市级办事处作为昔日农村信用社改革和发展的产物,其所承担的责任和具备的功能,也让其有着难以迅速“退场”的理由。

    “我们9家办事处均成立了‘稽核审计中心’,其中有3家办事处已撤销。”吉林省联社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对于“视情况逐步撤销”的6家办事处,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如今在职能上已是以稽核审计中心职能为主。至于具体的撤销时间,将根据“中心行社”试点的推进,以及各辖区的实际情况来逐步确定。毕竟,“在未撤销的几个地区,各联社经营发展还存在很多困难,需要协调沟通”。

    除此之外,在调查中记者还了解到,在“退场”前,“办事处们”还有许多功课要做。

    这类功课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其一,原有办事处领导干部、员工的分流与安置问题;其二,办事处人员的思想与定位的转变;其三,原有人员的职能转换以及专业化培训;其四,专业稽核审计人员的配备。

    但实际上,除以上几点外,在个别地区,地市级办事处的“谢幕”时间与方式还存在一个颇具纠结性的理由。

    一位原办事处管理人员对记者透露了其中的复杂之处,与银监会批复设立的“稽核审计中心”不同,在该省,地方办事处是由当地省政府批复省联社在各地设立的,明确为正处级机构。因而,若没有省政府的相关撤销文件,“虽然办事处的牌子不挂了,但应该还没有正式取消。”

    “一刀切”的争议

    “办事处改制后,优势在于稽核审计的能力提高了、质量提升了;问题则是与地市一级的政府、人民银行、银监局的沟通和协调力度,明显变弱了。”

    “办事处改制后,一个无庸置疑的优势,就是稽核审计的能力提高了、质量提升了;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与地市一级的政府、人民银行、银监局的沟通和协调力度,明显变弱了。”甘肃省联社稽核审计部总经理张禧总结说。

    “各地办事处发挥的作用不一样,改革不应‘一刀切’。”中部某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认为。

    据其介绍,在该省,地市级办事处积极与地市级政府对接,帮助一线行社争取政策支持、项目合作、财政性存款等,在维护农信社利益、加强与地方政府沟通协调方面,发挥着不可取代的重要作用。与此同时,各办事处对各县级行社的督导管理工作,做得也很到位。该省办事处的所有高管人员对辖内高风险行社采取 “一对一”帮扶督导的管理方式。

    “如果取消办事处,我们在产品营销、业务发展等方面,都会受影响。”对于办事处将失却的协调管理职能,北方一县级联社业务人员道出了几分忧虑。

    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与他行的竞争中,农村信用社本身就处于劣势。如果改革,或将会出现省联社管理半径过长、难以及时了解一线行社发展需求的状况,如果再出现部分业务审批流程繁复、周期延长等问题。那么,“农信社也就没有什么优势可言了”。

    “‘一刀切’是否会不妥?”对于多省别无二致的“办事处改制”指令,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杜晓山反问道。

    在他看来,监管部门强化省级联社派出机构的稽查、审核等功能,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在我国,各省农村信用社的总体发展情况并不均衡,像一些范围较大,以及问题比较多的省份,这种“一刀切”的改制模式,还有待商榷。

    “无论如何,在改革过程中,还是应该多用经济手段,少用行政手段。”杜晓山补充道。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