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色栏目  > 农金聚焦  > 

民营银行获“准生证” 农金机构面临“防御战”

日期:2014-03-21  作者:本报记者 马 悦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民营银行最具标志性的符号就是“小贷”,其定位非常明确,即专为小微企业以及社区服务。这与农村金融机构的客户群高度重合。而民营银行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将给农村金融机构带来新的挑战和新的启示。如何借鉴或复制其“互联网金融”基因,将是农金机构面临的新课题。

    “千呼万唤”的民营银行终于获得了监管机构的“准生证”。

    两会期间,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时表示,首批5家民营银行已经开始试点,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等在内的10家民营企业参与了试点工作。这5家民营银行将落户天津、上海、浙江和广东等地。

    从民营银行的市场定位来看,小微企业和社区是其主要服务对象,这与农村金融机构的客户群高度重合。那么,面临新的竞争对手,农金机构将怎样捍卫自己的“蛋糕”?

    业内普遍认为,民营银行将更多地冲击位于城市的农村金融机构的市场,对真正立足“三农”的农金机构则影响不会太大。

    新竞争者

    或瓜分小贷业务

    尚福林指出,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必须有差异化的市场定位和特定战略。“民营资本办银行的方向应当是为小微企业服务的小微金融机构。”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表示。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刘澄更是认为,“民营银行很可能就是现在许多农商行的翻版。”

    据悉,首批五家民营银行试点方案中包括了四种形式:阿里巴巴申请的“小存小贷”模式(限定存款上限,设定财富下限);腾讯的“大存小贷”模式(存款限定下限,贷款限定上限);天津发起人申请试点的“公存公贷”模式(只对法人不对个人);以及另外两家申请的特定区域模式(限定业务和区域范围),服务当地的小微企业。

    分析极具特点的四种经营模式,最具标志性的符号就是“小贷”。由此可以看出,民营银行的市场定位非常明确,即专为小微企业以及社区服务。

    显然,这与农村金融机构的客户群高度重合。

    以山东省农村信用社为例,截至2月末,该省农信社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716.4亿元,占各项贷款余额的34.9%。其中,今年前两个月新发放小微企业贷款167亿元,占新增各项贷款的66%。

    这意味着,农村金融机构将迎来新的竞争者。

    不过,业内普遍认为,民营银行将更多地冲击位于城市的农村金融机构的市场,对真正立足“三农”的农金机构则影响不会太大。

    “民营银行进入金融市场会给农金机构带来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民营银行的试点是成熟一个批准一个,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不确定的。就民营银行自身的各项条件来看,其目标可能更倾向于城市的中小微企业。”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认为。

    “涉农的小微企业相比城市的中小微企业,资金组织不够完善,要承担这些风险,对民营银行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家民营企业的相关负责人谈到。

    浙江路桥农村合作银行董事会秘书蔡继林则认为,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服务范围广、“人熟地熟”的优势将助其在市场“防御战”中赢得先机。

    “民营银行在未来的发展中,应该会主要以其互联网金融业务为主,他们看重的是效率经营,而我们看重的是信用经营,并且服务范围广,信贷额度小到几千块钱,大到上千万元,没有那么容易被‘挖墙脚’。”他表示。

    显而易见,民营银行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将给农村金融机构带来新的挑战和新的启示。而如何借鉴或复制其“互联网金融”基因,将是农金机构面临的新课题。

    亦敌亦友

    可借鉴互联网金融基因

    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出场,使得首批民营银行更引人关注的,是其互联网金融基因。

    可以预见,农金机构“防御战”的战场,不仅在于客户群体这一领域——这也是一场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银行的竞争。

    从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上看,互联网金融无论是第三方结算支付系统,还是贷款资源的配置效率,都高于传统银行。再加上移动互联网的金融支付功能以及理财产品营销等,其便利性、时效性完全不受时间、地域、空间和传统银行物理性网点的限制。

    “首批民营银行背后的申请人都是实力非同一般的企业,阿里、腾讯等企业在互联网金融方面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对于小型的金融机构来讲,确实存在竞争的压力。”一位券商研究员称。

    “互联网金融的普惠性确实值得农金机构学习,但是,就目前的农村金融环境下,它还不能胜任信贷模式的主力军。”山东省联社政策研究部部长陈卫东向记者分析了当前的农村金融形势。

    为何互联网金融在农村金融中释放不出像城市金融中的那份能量?

    一方面,在于客户对互联网的接受程度。“在农村金融的市场中,客户资源影响其发展,比如农村的客户群体对于互联网的认知度以及适应性都有着局限性。”中央财经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韩复龄表示。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农村金融市场的缺乏竞争。“因为金融机构的竞争不够激烈,因此在压力小的情况下,创新的动力就会减弱。”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何广文认为。

    然而,农村金融机构却不能因此而放松 “防御战”的长期防线。

    “无论影响力度的深与浅,这都将促进农村金融机构加快创新步伐。若农村金融机构在提供互联网金融服务上供给不足,那么下一步民营银行就有可能涉足。”一家民营企业的相关负责人透露。

    显而易见,民营银行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将给农村金融机构带来新的挑战和启示。而如何借鉴或复制其“互联网金融”基因,将是农金机构面临的新课题。

    “民营银行不只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东部沿海地区某农村商业银行工作人员认为,“我们应该向他们学习互联网金融服务,并与我们扎根市场多年的自身优势相结合。”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