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色栏目  > 农金聚焦  > 

融资解码 小贷公司路径几何?

日期:2014-02-21  作者:本报记者 李 博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从对改制村镇银行的盲目追求到逐渐明确自身定位,从单打独斗到连锁化发展,小额贷款公司在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中的重要性愈发被人们重视。

    作为非吸存类放贷机构,融资瓶颈一直困扰着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相关数据显示,小额贷款公司新增资金来源中外源性融资占比尚不足10%。如何拓展小额贷款公司外源性融资比例,进一步促进其与资本市场对接,将是下一步小贷公司发展的关键。

    2013年,是小贷公司打破融资瓶颈多点迸发的一年。

    在这一年里,小贷公司实现了赴美上市的突破,资产证券化的成功试水及其期盼已久的债券融资和再贷款公司的设立,也相继在一些省市实现了破冰之举。

    据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839家,较2012年增长1759家,同比增长28.93%;贷款余额达8191亿元,全年新增贷款2268亿元,同比增长38.4%;实收资本达7133.39亿元,比去年增加1986.42亿元,同比增长38.59%。

    高增长率的背后,是市场对小贷公司的进一步认可。新年伊始,随着中央一号文件的发布,众多处在发展与融资瓶颈期的小贷公司看到了更大希望。中央一号文件第六条“加快农村金融制度创新”中明确指出,“对小额贷款公司,要拓宽融资渠道,完善管理政策,加快接入征信系统,发挥支农支小作用。”

    2014年,在外源融资渠道逐渐多元化的路径上,小贷公司又能把握怎样的机会?

    资产证券化扩容

    推动小贷类资产证券化常规化,可以使资本市场与小微企业建立起新对接,引导更多资金向实体经济流入,增加市场流动性,进一步支持小微企业及经济的发展。

    2013年7月4日,由东方证券资产管理公司与阿里小微信贷合作推出的“东证资管——阿里巴巴1号-10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正式得到证监会批复,并于9月18日正式在深交所综合协议交易平台挂牌转让。

    为何小贷类资产证券化会选在阿里金融试水?这其中颇有一番意味。

    在此之前,国务院发布的“金十条”指出,要逐步推进信贷资产证券化常态化,进一步盘活资金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和经济结构调整。

    选择阿里小微信贷进行资产证券化试水,不仅在于其有着强大的数据分析和风险识别能力,更在于进一步释放其服务小微企业的能力,整合金融资源,引导更多资金流入实体经济。

    2014年1月15日,“东证资管——阿里巴巴4、5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挂牌上市,原本打算在3年内发行的10期产品,时隔半年已经发行过半,市场预期可见一斑。阿里小贷的成功,不仅打破了小贷公司的融资杠杆瓶颈,更让业界看到了曙光。

    据记者了解,在1月20日证监会发布的证券公司设立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公告中,邦信小贷和瀚华小贷已于去年底正式递交资产支持证券申请,分别委托东兴证券、银河证券设立专项资产管理计划。

    这是继阿里小贷之后,小贷公司冲刺企业资产证券化的新案例。

    记者获悉,目前正在筹备发行资产支持证券的小贷公司远不止上述两家小贷公司。据了解,小贷公司要发行资产支持证券,一般要找一家第三方公司担任特别目的公司,打包收购小贷公司的信贷资产,然后再以这笔资产作为核心资产发行资产支持证券。

    而作为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全资子公司的邦信小贷,其股东背景优势惹人注目。相关人士透露,依托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担任特殊目的公司,对于接下来的打包收购是比较好的选择。

    此外,也有业界人士表示,阿里小贷有互联网巨头的光环,不是典型的小贷公司。如果草根出身的瀚华小贷能够成功证券化,对行业的示范意义将远超过阿里。

    对此,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杜晓山认为,今后在试点逐步成熟的基础上,资产证券化的步伐有望进一步放开,让更多符合条件的小贷公司通过资本市场获得融资。

  债券融资呼声渐起

    相对于资产证券化对于小贷公司背景的“苛刻”要求,依托于债券市场解决非吸收存款类放贷机构的融资难题似乎更受到上层的“关注”。

    据悉,早在2012年,央行参事室就已开展“非吸收存款类放贷机构中短期债券市场融资”的课题研究,并将此选题作为自主调研的重点突破方向。对此,央行参事室主任刘萍认为,虽然目前还面临突破现有政策限制的难题,但管理部门和地方政府应在观念上大胆突破,选择部分符合条件的小贷公司先行先试,并适时推广。

    2013年7月19日,全国首单小贷公司私募债已在温州成功发行。

    此次由瑞安华峰小额贷款公司发行的小贷债总额共2亿元,年化资金成本率8.5%,期限为三年,由浙江财通证券承销,采取一次报备、分期募集方式发行,首期发行5000万元,主要用于支持“三农”和1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融资需求。然而据记者观察,即便浙、渝、鲁三地先后尝鲜小贷私募债,但是着实难掩后劲不足的尴尬。据统计,目前这三地登记已发行的私募债仅7只。而重庆市开县绿盾小贷公司曾在去年6月份就宣布冲刺发行私募债,但截至记者发稿,重庆股份转让中心仍未显示其备案信息。

    “小贷公司发债一般都以母公司来做担保,但仍然无法完全缓解投资者的担忧,这也是整个中小企业私募债遇到的共同问题。小贷私募债发行利率一般在9%左右,再加上承销、担保等费用,综合利率成本已达10%以上,这也让不少小贷公司望而却步。”中合小贷相关负责人说道。

    此外,根据2008年银监会23号文,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以及来自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并规定,小额贷款公司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这个规定是小贷发行私募债的最大障碍,一方面限制了融资渠道,另外则控制了融资额度比例。

    记者调查了解到,从2012年开始,几个省份金融办已陆续对该规定进行调整,重庆已将当地小贷公司最高融资比例可达230%以上,融资方式也扩展到5类;山东则对于年度考评结果为优秀或良好的小贷公司,其融资比例最高可放宽至资本净额的200%,同时鼓励发行私募债、集合票据。

    此外,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浙江、山东小贷公司融资限制的调整以及私募债的发行,都是在当地金改中完成的,地域色彩明显,可复制性并不强,而多数省市推动小贷公司发行私募债需要更长的时间周期。

    对此,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何广文认为,要使得债券融资成为小贷公司稳定的融资来源,需要各地政府转变对小贷公司的认识,调整小贷公司融资的相关政策,提高小贷公司外融比重,构建小贷公司债券融资的技术平台和交易网路体系,培养合格的债券发行主体。

    信贷资产转让逐渐成熟

    与资产证券化和私募债相比,小贷公司通过信贷资产转让的方式获得融资,不仅尝试得更早,而且更“成熟”。

    自2008年全国启动小贷试点后,不少小贷希望与银行合作,做资金批发、零售业务,通过打包小贷资产到银行“批发”资金,盘活现金流。

    2012年以来,海南、重庆、广东、浙江、厦门等地纷纷发文对小贷融资渠道进行松绑,其中就包括允许通过回购方式开展资产转让业务。这项业务目前已在重庆、深圳、天津等多地有所实践。

    “融资成本低和低风险运作的特点,是我们看好信贷资产转让的主要方面,这也是一种让小贷公司、银行和贷款企业三赢的模式。”深圳某小贷公司负责人说道。“虽然这个资产转让模式中会涉及到银监会明令禁止的‘回购’,有些打了监管的‘擦边球’,但是只要有优质的客户资源,未来还是看好的。”

    此外,去年12月,青岛邦信小贷公司则跨区域在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平台成功发行了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资产价值7570万元。

    而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出售的小贷资产收益权产品,则是以小额贷款未来还款现金流为支持,出让其收益权的一种资产转让方式,截至2013年9月末,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已间接为超过4万多户的中小微企业及个体商户提供融资服务,累计发行产品288个,金交所整个结算量已接近500亿元。

    “转让基础资产,小贷公司可以在杠杆受限的情况下,变相无限放大规模,这对政策的突破有点大。”广州市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说道。

    2013年10月21日,全国第一家小额再贷款公司在广州开业,不仅可以组织广州市小额贷款公司同业拆借、头寸调剂、向广州市小额贷款公司开展票据贴现业务,向金融机构开展票据转贴现,而且还将试行购买和转让广州小额贷款公司信贷资产。


记者观察:   

让融资创新更具“普惠效应”

    2013年11月,河北建投小额贷款公司挂牌成立,作为国内第二家小额再贷款公司,其不仅可以在河北全省内开展信贷业务,而且可以为本省400多家小额贷款公司提供再贷款业务。

    如果说广州只是先行一步,那么河北建投小贷的创新则又突破了传统意义上小贷公司的服务区域。

    近年来,小贷公司着实不乏创新之举。

    除了资产证券化、私募债、信贷资产转让等方式已在多地有所开展外,在小贷公司最多的江苏省,开鑫贷、应付款保函等模式创新则为该省小贷公司的融资发展提供了更多途径。

    纵观各地小贷公司在创新发展上的差异,实则体现的是地方政府对于小贷发展的冷热不同。在经济较为发达、小微企业密集的东部各省,地方政策、税费、激励等方面与中西部地区有着明显差异,政府通过为小贷公司量身定做融资渠道,进一步支持了当地小微企业和实体经济的发展。

    市场永远需要小贷。

    如何让诸多创新跳出“试点”,让更多好的融资方式惠及发展中的小贷公司?从创新到落地,由试点到普及,需要的不仅仅是各地政府对小贷公司的进一步认识与定位,还需要国家层面对于小贷发展创新提供更多政策保障。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