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色栏目  > 农金聚焦  > 

民资“爱上”农商行 谁是真正大赢家?

“首家民营银行获批”系媒体误读 农商行成民营资本投资银行业首选

日期:2013-12-02  作者:本报记者 张新若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11月22日,受禹城农商行获银监会批准筹建消息刺激,保龄宝(002286)开盘一字涨停,截至当日9:53,保龄宝涨停,股价报于17.07元,成交额2147万元。

    民营资本投资银行业的热情,正在通过参与农商行改制这一途径得以实现,这种“时髦”做法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地方民营企业所采用。

  又是一条假新闻——《金改后首家民营银行获批》。新闻缘起只是一家民营企业参股农商行的普通事件。

    上市公司保龄宝拟认购将组建的禹城农商行2260万股,增资后公司将合计持有该行股份3139.92万股,占总股本的8.21%,将成为禹城农村商业银行的第一大股东,11月20日,银监会批准筹建山东禹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这一消息被媒体解读为“金改后首家民营银行诞生”。

    假新闻的背后,是上市公司自我炒作的个体行为、也是民营银行被过度追捧的群体意愿,更有着民营银行暂时缺席背景下,农商行对民资的强大吸引力。

    民营资本投资银行业的热情,正在通过参与农商行改制这一途径得以实现,这种“时髦”做法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地方民营企业所采用。

    回报率高 吸引民资参股

    丰厚的投资回报率、投资风险较低、基于战略考虑成为吸引民资参股农商行的主要因素。

    丰厚的投资回报率,吸引了大批民营资本入股农村金融机构。

    “我们行成立于2009年,至今民营资本占比已高达70%以上,这种情况在省内其他农金机构也很普遍。”东部某农商行相关人士透露,“我们股东的年回报率在18%左右,这对各家投资企业而言,诱惑不小。”

    相同的情况也出现在山东青州农村商业银行。2011年成立的青州农商行,其股本100%由纯民营资本构成。

    据悉,今年4月,青州农商行发放了上一年度的分红,分红比例为净利润的18%。其中14.4%以红转股的形式发放,3.6%为现金发放。

    潍坊大川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崔兰海“赞成5年后再分红”。崔兰海2011年参与潍坊农商行改制,购买了1.4亿股,去年首获12%的红转股。“配股比分现金划算,5年二者能差0.8倍。”

    “我们行这几年的股东分红都维持在10%左右。”安徽省某农商行工作人员介绍说,“除去分红,还有一些未分配利润。另外,随着资产的增加,提取的拨备也是所有者权益,资产升值也是收益。”

    除了高额回报率,投资风险较低也是民营企业家看重的因素。

    “作为地方银行,农商行的总行、业务都在本地,我们对他们‘看得见、摸得着’,而且股东与之打交道多年,投资非常放心。” 作为青州农商行的民资股东之一,潍坊中辰集团总裁孟凡龙对该行发展充满信心。

    民营资本参与农商行,最关心的是盈利。相比工业生产,投资农商行的回报率更高。以中辰集团的电力铁塔加工业务为例,该集团每年20万吨的产量,需近2000员工、流动资金12亿元,每年净利润只有2%到3%。同时,钢材等原材料价格波动很大,企业随时可能面临亏损风险。

    相比之下,投资农商行在规避市场风险上更有保障。“农商行内部有专业的团队管理,银行系统有比较成熟的内控和风险防控机制。外部还有银监局、省联社等部门的监管、指导,风险比机械加工要小得多。”孟凡龙认为。

    此外,一些民营企业投资农商行更多是基于战略考虑。

    安徽铜陵井湖实业有限公司作为铜陵农商银行的第二大股东,拥有该农商行9%的股份。

    “我们对房地产业的未来不好把握,虽然资金投到农商行比投到房地产利润低,但投资发展良好的金融业还是不错的选择。”井湖实业有限公司财务总监查从胜说道。

  民资助阵 注入发展动力

    是否可以充裕资本金、消化不良贷款、提高控制风险力是农商行考量入股企业的重要依据。

    活跃的民间资本进入“三农”领域,不但充裕了农金机构的资本金,同时激活了其发展新动力。

    今年4月8日,温州首家农村商业银行——龙湾农村商业银行正式开业,总股本为10.45亿元,全部来自民资,其中企业股东有299家,占了银行总股本的51.94%,有效提高了银行资本充足率。

    “民营资本的加入,为农金机构改制提供了快速扩张股本的契机。”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韩复龄指出。

    在改制过程中,民营资本还帮助部分农村金融机构消化了大量不良贷款。

    “我们改制募股时,发行了每股1.48元的新股,其中包含0.16元溢价,用以消化不良贷款。” 潍坊农商行董事长袁义东介绍。民营资本直接出资2.35亿元购买了不良资产,这使得潍坊农商行实现“轻装上阵”。

    同时,民营企业通过直接购买债权为组建农商行消化不良资产提供了新渠道。

    “我们2010年入股青州农商行,一次性支付5000万元现金用于购买其不良资产。”孟凡龙回忆说,该不良资产系以债权打包的方式出售,内含4个企业债权,包含厂房、土地、酒店等固定资产,债务额度共计7100万元。

    “这7100万元的债权放在之前,恐怕4000万元都卖不掉。”青州农商行董事长褚玉国感慨道。成为股东后,民营企业最关心的就是资金安全和回报率。因此,对于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民营企业会竭尽所能的帮助银行消化。

    此外,优质股东还帮助银行有效提高了控制风险能力。

    “企业家在圈子内信息很通达,申贷企业的资信状况,股东可能比银行更了解。”褚玉国说,“股东提供的有效信息对银行化解信贷风险起了很大作用。”

    “引入民营资本后,对我们自身的盈利能力和公司治理等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这是一位安徽铜陵农商银行工作人员自去年翻牌成立后的最大感受。

    银企共赢 寻求互动发展

    如果农商行上市,参股企业也会更加受益,远期收益将属于二者共同所有。

    “众所周知,民营资本投资渠道有限,盈利多用来扩大再生产,或者参与民间借贷。”一位业内专家指出,“一旦成为农商行股东,不但有了稳定可靠的投资渠道,还获得了专业理财团队支持,二者互动过程中实现了共赢。”

    这一观点与北京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秘书长王曙光不谋而合。

    “我调研的东部某农商行改制中吸引了当地一家大型民营企业的参与,该企业入股5亿元,不但壮大了该行的资金实力,对于引导民营资本正确投资也大有裨益。”王曙光介绍说。

    此外,农村金融机构在当地金融领域大多处于领军地位,与本土一些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合作,可谓强强联手。“不仅有利于农金机构建立合理的股权结构和法人治理的规范化,对于提高资本使用效率、密切银企关系也将具有积极效应。”王曙光补充道。

    银企共舞的优越性还不止如此。

    “我们可以为股东企业提供个性化的金融服务。每一季度的股东大会,他们也会积极参与,提出有价值的发展构想。”安徽北部一家农商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据该工作人员介绍,其最大的5家企业股东均为自家客户发展而来。既是优质客户能获得利率优惠,还能因为股东身份在年终得到分红,这种投资模式在当地很受欢迎。这与银行而言,加强了客户粘性的同时,也能反向促进客户多关心银行发展,一举两得。

    该行一位持有5%股份的民营企业大股东分析道:“依照目前农商行发展的速度,将来股本金肯定会提高,我们的股金也会相应的升值。如果农商行上市,我们也会更加受益,远期收益将属于我们共同所有。”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