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绽放  > 

“幔亭”岩茶:刘宝顺的坚持与荣光

——访福建省武夷山市幔亭茶叶研究所所长刘宝顺

日期:2013-10-11  作者:本报记者 周 滨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对刘宝顺而言,没有什么能比做好一泡茶更让他兴奋的事了,这个生性低调的中年人,只有在提到茶时,才会兴奋得将声调提高。

    武夷山水育出的茶人

    刘宝顺和茶叶打了半辈子交道,也喝了半辈子的茶,在谈到过去时他笑着说:“我是1985年从福安农校茶叶专业毕业的,那时候刚开始学茶还有过情绪,因为自己一心想学医,但分数却不理想。更何况我念茶学专业那几年正值岩茶行情的最低谷,一个农家少年,很担心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缺乏未来保障。”这种焦虑很快就消失了,随着刘宝顺对茶叶认识的加深,他越来越爱上这种植物,“岩茶有较深厚的历史文化色彩,你入门之后就会觉得有意思,甚至感到神奇。”

    毕业后,刘宝顺被分配到了武夷山市茶科所,主要负责武夷名丛的选育工作。一开始由于性格内向,他只和茶科所的同事们交流学习,再后来,这样的横向交流已无法满足他的求知欲,刘宝顺就专门到一些老茶师那里拜师,学习做茶的方法和经验,这种过程让他至今回味:“刚开始做出自己满意的好茶时,真是兴奋得夜不能寐,但那仅仅是种偶然,后来我通过逐步摸索才找到做好茶的规律和方法,这才有了个人的一点心得。”刘宝顺微笑说。

    1991年,刘宝顺下海了——他不但筹备办起自己的茶厂,还创办了幔亭岩茶研究所,从选择山场到茶叶栽培、制作,每个环节他都亲力亲为。那为什么起“幔亭”之名?刘宝顺解释道:“幔亭是武夷山景区的著名山峰,也是出名的正岩茶产地。当年说武夷山上有一个岩头就有一个厂,99 个岩就有99 个厂,而茶山在哪个岩,茶厂就取岩峰之名,我也沿袭了这个习惯。”

    创业初期,刘宝顺有过许多困惑,但最让他揪心的还是茶农的诚信问题:“建厂时本来就缺资金,结果还在收茶时被茶农骗了,整整收了1 万斤外山茶青,结果可想而知——那批茶做出来质量很差,险些让我一蹶不振。要知道当年收茶的钱都是借的,到后来才一点点地还上。在这种处境里,我怀疑过自己究竟适不适合做生意,但是全家人都在背后支持我、鼓励我,我年迈的父母亲、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妻子……他们从来就没对我有过太高的要求,从不抱怨也不指责。”回顾岁月中的这段挫折,刘宝顺感慨——正是这种无法用任何物质衡量的亲情与温暖,推着他走到了现在,在知天命的年龄里,以一份简单的初心来做一件需要精益求精的事。

    埋头苦干垦出的茶路

    现在的刘宝顺,已成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武夷岩茶(大红袍)制作技艺传承人之一。他对自己的这份荣誉很淡然:“没什么可说的,我的任务就是做好茶,让茶来说话。”采访中他告诉记者,武夷岩茶的市场一直在周期性变化,就是始终在谷峰与谷底间宽幅震荡。在刘宝顺的记忆中,上世纪80年代是武夷茶的低谷,茶叶没人要,市场一片哀声;而90年代后期曾出现一轮小高潮,之后又陷低迷;直到2009年以后,武夷岩茶在国内茶市上才呈燎原之势得到全面认同。“但是我们做茶的人,无论今天的市场局面怎样,首先要明白的是自己要做什么茶、为谁做茶、又怎么来做茶,这是决定了你做人做事的根本态度。”内向的刘宝顺,对自己的处世原则毫不含糊,所以他从一开始创业,就坚持走传统精品岩茶的路子,稳扎稳打,以信得过的质量在市场上树立了自己的口碑,也拥有了相当稳定的客户群体。

    刘宝顺的茶,拥有特殊的表格记载——从茶叶采摘开始到焙火结束,每一道工序中的详细记录,如当天气温、转速时间、制作茶师等等。他说,只有将各种因素中的偶然误差降到最低,将成功几率放到最大,才能为市场提供稳定优质的产品。“而且,武夷岩茶本来就是乌龙茶中的精品,必须坚持一流品质和鲜明风格,以不变应万变,才能在市场中长久立足。”正因此,他对现在一些市场现象感到伤脑筋,“总有人想取巧,追着市场喜好改变自己茶的口味,什么好卖就做什么味,就像前些年安溪铁观音一股脑都走清香型,其实是改变了传统工艺的一些最精华部分,从长远来说对发展不利。而现在武夷岩茶市场上也有类似风潮,其实需要警惕——必须要明白,我们为什么要保留传统工艺?就是要做到传统风味,否则根本不必保留传统工艺和技术,随便按现代工艺做就行。基于此,我认为不论是提高品质还是搞创新,都得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来做。”他语重心长地说。

    踏实到腼腆的刘宝顺还有点拗,在他那里,无论平时关系多铁的朋友,想跟他买茶必须严格按照产品出厂价——给批发商的价格,是多少分毫不差。“我可以送,但是市场价格不能乱,因为人情是人情,生意是生意,这之间的尺度你不把握好,就是对品牌形象的不负责。”正因为刘宝顺的这份个性,使“幔亭”的产品向来就供不应求,常常是茶季一过,连地主家也没了余粮。“这有点夸张,”刘宝顺笑着说,“其实我们产量并不大,主要因为武夷岩茶对手工技艺的要求程度高,尽管目前也有部分程序结合机械,但最核心的工艺,还是要靠技术最过硬的茶师来完成,所以不可能有工业化的产量。”

    如果说人有精神气质,那么茶叶也有它的风格韵味,这在武夷岩茶说来,便是人人称道又始终神秘的“岩韵”了,那“岩韵”究竟是什么?对记者的这个问题,刘宝顺给出的答案是:“当武夷岩茶中独特的土香,那种出自茶山的土地气息,转化为你的感官味觉时,那种厚重的茶汤滋味会让人齿颊留香。而这种体会,只有你用心去品,甚至用一生时光去追求,才能参透这曼妙的滋味。”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