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色栏目  > 农金聚焦  > 

变革信号连发 省联社转型求解

日期:2012-10-24  作者:蔡 靓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省联社新一轮改革拉开帷幕,焦点集中在如何实现“淡出行政管理职能,强化服务职能”,及健全法人治理结构

  变革信号连发,省联社改革气息渐浓。

  随着中国银监会《关于规范农村信用社省(自治区)联合社法人治理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的出台,以及银监会合作金融机构监管部主任姜丽明署名文章的发表,省联社新一轮改革正式拉开帷幕。

  此次改革的焦点集中在省联社如何实现“淡出行政管理职能,强化服务职能”,以及怎样健全法人治理结构。若按照监管层提出的思路完成变革,省联社将转型成为“现代金融企业公司。”

  “改革功臣”需要转型?

  省联社因2003年农信社深化改革而诞生,被业内人士称为“具有中国特色的产物”,其改革走向一直备受关注。

  2003年,国务院在《关于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以下简称“国务院‘15号文’”)中明确了省联社是在省级人民政府领导下,具体承担对辖内信用社的管理、指导、协调和服务职能的机构。

  此后,省联社在帮助农村信用社改革发展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积极作用。

  “我们的经营情况得到改善、改制成农村合作银行,离不开省联社的大力扶持。”安徽休宁农村合作银行行长杜可九认为,安徽省联社在帮助安徽省农信社化解历史包袱、清收不良资产、提升案件防控能力、搭建科技平台等方面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杜可九的观点极具代表性。截止到2011年末,全国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资产负债和存款规模达到改革前的5倍以上,踏上了发展的快车道,业内普遍认为省联社的推动作用功不可没。

  然而,一方面,随着大部分农村信用社完成股份制改造,其法人治理结构逐渐完善,对市场独立地位的诉求日趋显著,部分省联社行政色彩较浓的管理方式引发了一些争议。

  另一方面,由于省联社的多重属性——既是省政府行业管理机构,又是接受银监会监管的银行企业,还是法人单位股权式联合体,导致法理关系模糊,履职边界不清,属性备受争议。针对省联社的改革呼声渐起。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何广文认为,省联社成立之初,行政管理职能较为强化,是与当时农村信用社的改革形势和要求相适应的。“现在农村合作金融改革进入了新阶段,省联社已经将基层行社‘扶上马’了,基层行社的市场独立地位逐渐增强,接下来应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好。省联社的主要职能也应由管理转向服务,并完善法人治理结构。”

  管理与服务哪个更重要?

  《指导意见》开篇便将省联社职能圈定为“对社员的服务、指导、协调和行业管理”。值得注意的是,2003年国务院“15号文”曾规定省联社具有“管理、指导、协调和服务”职能。

  同样是这四项职能,服务与管理的顺序做了对调,并且“管理”前被加了一个限定词“行业”,耐人寻味。

  “调整顺序是因为现阶段省联社应该强化服务职能,弱化管理职能。而强调‘行业管理’则是对省联社管理的去行政化提出了要求。”何广文做了如是解读。

  他的观点在《指导意见》中不难找到印证。

  在文件中第三部分“加强服务职能建设”中,“省联社应将为社员机构服务作为核心职能,并落实风险处置责任”被置于提纲挈领的位置。其后更是对省联社提出了“提升信息科技服务水平”、“优化提高全系统员工素质”等12项加强服务职能的具体要求。

  同时,《指导意见》通过一系列规定剥离了省联社的行政管理职能,将管理职能限定为“行业管理”。

  例如,强调省联社“不对社员机构信贷等具体业务经营活动进行直接或间接审批,不得越过社员机构董(理)事会和高级管理层直接干预社员机构经营管理”。要求省联社“不得直接任命社员机构董(理)事长、监事长和正、副行长(主任)等高级管理人员”等。

  这些新要求得到了不少业内人士的认同。

  “现在对我们来说,最期待省联社做的就是进一步加强科技平台的建设。”中部某省一位县级农商行高管表示,与大银行相比,单个的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在经营规模、人才、手段等方面存在明显劣势,而新的竞争形势,以及即将实施的巴塞尔协议Ⅲ,都要靠信息化作支撑,“只有省联社进一步加强服务,才能帮助我们克服劣势,应对新的挑战。”

  东部沿海地区一位县级联社高管则认为,采取市场化方式选任基层行社的高管、由基层行社自主决定业务经营活动“将有助于基层行社以市场为导向作决策,也更能将现代公司治理的有效性发挥出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各地省联社正在通过增强培训、打造科技平台、开展资金营运服务等不断强化其服务职能。

  近两年福建省联社针对经营管理人才、专业人才的不同特点,开展多期差别化培训的做法得到了基层行社的欢迎。

  “省联社组织的各类培训和学习活动,提升了我们员工的综合素质和业务水平,感受非常明显。这些培训如果由单一行社来组织,成本相对较高。”沙县农村信用联社主任钟先礼说。

  而江西省联社开展的资金调剂与营运服务,则是利用成员行社委托尚存资金产生的收益在扣除少量运行成本后,按照交易量全额返还给成员行社,为后者带来了可观的收益。

  为规范省联社服务收费管理,《指导意见》指出:“凡对社员机构收取服务管理费、增设收费项目等涉及社员利益的事项须通过省联社股东大会审议,确保社员机构知情权和权责对等。”

  省联社权力由谁赋予?

  基层行社向省联社投资入股后,便具有了省联社的“股东和社员”的双重身份。这是《指导意见》做出的制度安排。

  《指导意见》指出:“省联社股东大会由全体股东组成,是省联社的权力机构……董事会对股东大会负责,对省联社履职行为及运行管理承担最终责任。”

  “董事会机制是法人治理机制的核心。董事会作为股东大会的实际执行机构,是对省联社履职行为及运行管理承担最终责任的主体。”江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肖四如在解读《指导意见》时认为。

  值得注意的是,在董事会职责中,包括“聘任或解聘省联社主任,根据主任提名,聘任或解聘副主任、财务和审计部门负责人等”,却未提及省联社的董(理)事长人选由谁决定。

  “董(理)事长应该还是由省政府来任命。”业内人士分析,在2003年国务院“15号文”确定的“省级政府管理”基本政策和省政府作为最终风险处置者的责任未解除的情况下,省联社作为落实省政府行业管理的抓手和平台地位并未变化。

  而银监会合作金融机构监管部主任姜丽明的署名文章则提出,要将省联社管理权的授予方式逐步由省政府调整为监管部门,使其真正按照监管要求实施管理。

  “在省联社改革中,省政府可以说是出钱又出力。如今改革发展向好,把管理权收回似乎说不过去。”前述业内人士表示。

  争议仍然存在。不论权力由谁赋予,省联社要通过一系列变革实现“促进社员稳定健康发展、维护和保障社员合法权益、提高‘三农’金融服务水平”的宗旨,是所有关注和参与省联社改革进程的人的共识。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