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色栏目  > 理论·实践  > 

从澳大利亚社区俱乐部看合作社的积极作用

日期:2012-06-20  作者:傅云威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2012年是联合国确定的国际合作社年。作为具有上百年历史的社会经济组织形式,合作社在遏制资本垄断以及促进社会公平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澳大利亚悉尼市西部的热瓦斯比工人俱乐部,周末早晨有上百个车位的免费停车场停满车。俱乐部内,餐饮区、社区会议室、健身房、咖啡休闲吧、小型娱乐室一应俱全。由于设施齐全,不少消费者会在那儿呆一整天。

  热瓦斯比工人俱乐部只是澳大利亚众多社区合作社组织中的一家。在澳大利亚的主要城市,退伍军人俱乐部、工人俱乐部、救世军俱乐部、慈善宗教组织开办的俱乐部遍布各社区。这些俱乐部多为合作社性质,向会员提供优惠价位的餐饮、娱乐和会议服务,是城市中产阶层消费的重要去处。

  笔者注意到,俱乐部的设施和服务堪比星级酒店,收费却十分低廉。譬如,通常市价30澳元(约合29美元)左右的一份海鲜套餐,在俱乐部内只卖十几澳元。俱乐部内会议室装潢和设备能满足举办高级商务会议之需,租金却仅为中下水平。

  对此,澳大利亚经济学家郭生祥介绍,以俱乐部名目运作的合作社组织多具有如下特点:实行股份合作社企业形式,对资本分享利润有所限制,经营管理一般较完善;采取会员制,服务城市中产阶层,可提供中档社区服务,消费经济实惠;历史悠久,早期购有储备土地,因土地价格上涨而获得较强资本实力,同时不断通过慈善捐赠等方式进行资本积累,有的还可增资扩股;一般享受政府的税收减免优惠。      

  另外,作为个体户、小资本者的联合体,澳洲社区俱乐部在营业种类、地理位置、市场定位等方面避免与大资本竞争,着力实现“中上服务、中下收费”,通过提供中间层次的商品和服务来稳定市场上下端。

  正是由于具备上述特点和优势,社区合作社实体在澳大利亚十分普及,有效抵御了大企业、大品牌凭借实力雄厚的资本形成垄断,并牢牢主导社会中档零售消费。

  郭生祥说,合作社性质的俱乐部对稳定澳大利亚物价、增强社区以及行业组织韧性发挥着重要作用。

  除服务业之外,澳大利亚合作社制企业还广泛存在于农业、制造业、金融业等诸多经济部门,普遍受到政府支持。澳大利亚国库部官员多次表示,要支持互助型金融机构发挥更大作用,以此破除大银行垄断,确保市场竞争,促进国内银行业健康发展。

  事实上,俱乐部仅是零售服务业的一种合作社形态。作为中小生产者的经济联合体,合作社早已深入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不少西方国家各个行业,成为与资本并行不悖、互为补充的经济组织形式。

  据联合国统计,目前,全球合作社企业提供超过1亿就业岗位,比跨国公司提供的就业总量还多20%。

  (文章摘编自新华网)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