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绽放  > 

邓飞 慈善公益路上的精卫鸟

日期:2012-02-13  作者:  来源:人物周刊 

 

  邓飞,《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截至2010年共计写下一百多篇调查报道,涉及福利院、水库移民、死刑犯器官、官员重大贪腐等各领域。从2011年初掀起“微博打拐”热潮,到利用微博动员全国资源解决贫困山区小学生午餐问题,邓飞正努力“把建设性监督变为建设性建设的力量”。

  一切开始于一个偶然

  2011年春节后,邓飞以“天涯社区2010年度记者”的身份参加天涯社区年会。来自贵州毕节黔西县素朴小学的支教老师蔡加芹,被天涯网友评选为“中国最美支教教师”,就坐在邓飞旁边。

  闲聊时,蔡加芹说她的学生都没有午餐,她吃饭时无法面对他们热望的眼神,只好快步走回自己宿舍再吃。

  坐在旁边的时评家鄢烈山眼圈有点红,说30年前他上学时就没有午餐,怎么现在还这样?邓飞接茬:“那咱们就去给他们建个食堂。”

  从1所学校到110所

  收到蔡加芹发过来的小学材料后,3月24日,邓飞发出一条微博:“25日将去贵州一悬崖下的乡村小区,当地学生无午餐,每天中午喝凉水充饥。我们尝试在该校建一个食堂,推动中国贫困山区的免费午餐计划。”

  两天后,邓飞到了黔西县,不仅去了素朴镇,还去了更穷的太来乡,那里乌江小学的149名学生和30名幼儿,都没有午饭吃,靠喝凉水充饥。因为饿,下午上课注意力都不集中。邓飞立刻感到,仅援助一个学校,是远远不够的。

  邓飞查阅资料后发现,早在10年前,印度政府就为解决小学生吃饭问题,推出了免费校园午餐制度;日本在战后困难时期开始推广午餐配给制度,美国也有此类由政府补贴午餐免费制度。但中国还没有类似计划。

  回到北京后,邓飞先发动了自己QQ群里的500名记者,并开始计划推广这项中国的免费午餐计划。他想,既然国家尚无计划,那就先从民间做起。

  4月2日,黔西县沙坝小学免费午餐启动,成为全国第一所享受免费午餐的学校,169名学生吃到的免费午餐是:一份米饭、一个煮鸡蛋、一勺酸菜炒肉、一勺烧土豆,一勺白菜汤。附近的村民也来围观,他们说,孩子们家里穷,住得远,午餐问题困扰了好几代人。

  半年多后,免费午餐项目筹募资金超过2500万元,共在13个省份110所学校实行。

  建设性建设

  邓飞生于湖南省沅江市,2000年毕业于湖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新闻专业后,便一头扎进媒体圈,目前是《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

  做调查记者,啃硬骨头,一度被邓飞视为终身职业。10年间,他写下100多篇调查报道,三峡移民,南中国贩童链,周庄肺病……“直到我发现,10年前我报道过的事情,今天仍在不断发生。”邓飞的想法变了,与其通过文字去影响社会,不如通过行动去谋求改变。

  微博打拐坚定了他的想法。2008年,湖北籍男子彭高峰的3岁儿子彭文乐被人拐走,因报道《中国男童贩卖链条》,邓飞认识了彭,并一直帮他找孩子。2010年年初,受学者于建嵘发起的“随手拍解救流浪乞讨儿童”启发,邓飞发起了“微博打拐”,并号召与公安部中国警察网官方微博合作,建立微博“打拐志愿团”。

  奇迹真的发生了。2月,一位网友在微博上见到彭文乐照片后提供了线索,最终导致彭文乐被找到了。“我气喘吁吁,瘫坐在地上,发了一条微博:太牛逼了,孩子是我们的!”邓飞说,没有一篇调查报道给过他那一刻的感动,使他突然发现了“把建设性监督变为建设性建设”的民间力量。

  4月,“免费午餐”获得了公募资格,邓飞选择第一时间在微博上公布捐款账号。

  我们不能碰钱

  “从一开始我就认识到:我们不能碰钱。”身为调查记者,邓飞对于可以毁掉一个事业的因素,非常敏感。

  几经比较,邓飞选择在中国社会福利教育基金会开设专门账户,该基金会只收取5%管理费,“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性价比最高的平台。”

  但免费午餐的活动刚开始没多久,“郭美美”事件导致的对公共慈善组织的质疑情绪,也蔓延到免费午餐,有人问邓飞:吃一碗面多少钱,山村鸡蛋的价格多少,活动组织者是打车还是坐公交车等等。

  这些怀疑并非没有来由。志愿者在实地考察中也发现,个别学校的确出现蹭饭情况,学生把年幼的弟弟妹妹带来一起进餐,或又带饭回去给家人吃。“但我们要严防的是周边村民去吃,那就毁了,会变成大锅饭。”

  如何监督,也让邓飞伤透脑筋。他们想到,请家长记下电话,如发现孩子没吃上午餐,或者没达到标准,随时举报。但志愿者们和家长进行沟通也有困难,比如,很多孩子的父母出去打工了,留守的老人说不了普通话,家里没有电话,等等。

  这个想法后来在湖南新晃实现了。

  于是,免费午餐开始在当地发展志愿者,一旦发现问题,志愿者第一时间到现场核实,项目组设置一名专职人员,随时准备出差核查。作为对策,项目组还鼓励“无所不在的网友、神出鬼没的旅友”对受资助学校进行暗访,必要时依靠当地媒体。

  但邓飞一直在设想,是否存在一种可以复制到任何地方的标准化管理模式,能够有效地预防慈善事业管理中可能出现的贪污、挪用等现象。

  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却在全国首先实现免费午餐全县覆盖,从今年9月起,当地政府每年拨款60万元,让全县41所村小学的1500余名学生能享受免费午餐。

  “新晃模式”是:县教育局牵头,每校选举一名教师代表,每村选举一名村委会成员,与四位家长代表组成监督委员会,共同负责监管免费午餐经费;每天午餐是什么,花销多少,同步在网络公布;同时,设立专用账户,财务与支出严格分离,从制度上堵住漏洞。

  政府出钱,民间组织执行。邓飞认为,这应该是现代公益的理想模式和发展趋势。他没想到,在项目开展半年后,真的引起了国家重视。

  7月19日,中央决定从2011年秋季学期启动民族县、贫困县农村免费午餐试点工作,并将宁夏确定为首批试点省区;三个月后,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决定,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国家财政每年将支出160亿元,试点范围包括680个县(市)、约2600万在校生。在全国召开的电视电话会议上,国务委员刘延东像邓飞等人发起的免费午餐计划致敬。

  得知这一决定时,邓飞正在长沙推广“免费午餐”,他禁不住和每个人击掌相庆。

  免费午餐项目证明,政府与民间,也可以在慈善项目上实现良性互动。在慈善公益事业遭遇寒冬的2011年,“免费午餐”项目和行动者邓飞创造了一个奇迹。

  他现在觉得,做公益人士比做调查记者更辛苦。“头发白了不少。”因为疲倦,他总给人一种努力睁开眼睛的感觉。免费午餐项目启动以后,他每天至少要接200个电话,平均只能睡4个小时。项目的核心团队有10人,只有4个是全职,每月只有3000元的工资。
  “中国不缺少写字的人,缺少行动者。”邓飞挺挺剑客一般的腰板,他说未来会继续关注中国乡村儿童的诸多困境:安全校车、未成年人大病医保等。下一步,他想成立一家全国性公募基金,“我们努力的方向,是要建立起全方位的国家儿童福利保障体系。”

(庞清辉)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