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合作经济新闻网  > 栏目  > 中合帮帮  > 

农民合作社如何转型升级?

日期:2011-11-24  作者:吴红军  来源:金融时报

   尽管近期“菜贱伤农”现象在全国不少地方屡屡出现,但在我国着名的蔬菜之乡——山东寿光,却并未因菜价起伏影响到当地菜农的收入。那么,为什么寿光没有出现“菜贱伤农”情形?

  据寿光市副市长桑文军分析,寿光农民通过合作社、生产基地等与市场直接对接,以市场引导种植,在一定程度上掌控了蔬菜价格话语权。在寿光,蔬菜专业合作社现已发展到380家,带动了约八成农户,引导农民以土地、劳动力、资金、技术等生产要素入股等方式参与合作社,形成了“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机制。现在,寿光菜农棚里摘菜棚外卖,不仅地头市场交易红火,而且开通了寿光至北京、哈尔滨、湛江三条“绿色通道”和海上“蓝色通道”,创建了年交易额超过200亿元的全国第一家蔬菜网上交易市场,使得寿光蔬菜远销全国30个省市区及10多个国家与地区。说到底,寿光经验就是通过农民合作社把分散的菜农组织起来,抱团打品牌、闯市场。因为合作社可以保障新技术、新品种迅速推广,还能发挥销售优势,实现蔬菜优质优价和增产高效,这是分散农户无法做到的。

  和寿光一样,通过农民专业合作社平抑菜价取得明显效果的,还有陕西宝鸡。在宝鸡市政府的推动下,当地的102家蔬菜合作社抱团取暖,通过直接进社区建立直销店,开辟了一条从“菜园子”到“菜篮子”的直通车。目前,宝鸡市区22家蔬菜直销店每天向市民直供蔬菜60多吨,品种60余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通过建立农民蔬菜合作社的直销渠道对关系民生的蔬菜市场进行有效调控,确实是消除蔬菜流通领域环节过多等弊病的良策。

  最近几年,各地区大力扶持各种类型的农民经济合作组织。现在,农民不仅在适应市场运作方面已经有了很大进步,而且在合作社发展中也有了新思路。比如,有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已经不再按照过去那样由农民自主经营,而是实行公司化运作,把农民专业合作社搞成了现代企业。聘请职业经理人负责经营,重要决策由董事会和监事会共同决定,降低了合作社的经营风险。

  前段时间,很多农民专业合作社又开始了跨省合作。浙闽、苏浙皖交界处,目前分别出现了笋竹和青梅跨省合作社,合作社遵循市场经济规律,突破了行政区划,让以往“不相往来的冤家”上了同一条船。

  比如,宜兴与宁国、长兴、溧阳交界,这个交界地的青梅种植总面积高达5万亩,是全国最大的盐渍梅原料产地。长期以来,因各自为政,经常出现浙皖青梅难销、江苏宜兴的青梅加工企业却货源不足的情况。

  5月7日,苏浙皖青梅合作联社在宜兴揭牌。青梅合作联社分别由宜兴明珠、溧阳明珠、浙江长兴杨山、安徽宁国介珍4家合作社组成,拥有青梅种植面积1.5万亩,涵盖800多种植户。合作社现已吸收了苏浙皖上千农户及宜兴市明珠食品有限公司入社。这样一来,农民抗风险能力大大加强,即便青梅行情不景气,明珠食品公司也能按保护价收购并进行深加工。

  苏浙皖青梅合作联社的出现,意味着三省青梅种植户打破省界束缚,抱团联手闯市场,开创了国内梅农跨省合作的先河。合作联社采用统一的加工技术和销售渠道,并在溧阳、长兴、宁国建立加工厂,其目标是尽快使加工能力扩大到5000吨以上,争取早日建成国际最大、最好的盐渍梅原料种植和加工基地。

  实际上,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跨省合作大有“钱途”。至少,这种方式可以在整合跨省资源的基础上,加强合作,减少不必要的纠纷与竞争,更有效地帮助农民增收。今年2月,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刘集镇成立了一家跨省民间合作社——龙祥养鸡专业合作社。社里汇聚着来自江苏、安徽两省的会员50多户。合作社带头人王龙是一名残疾人,他不仅自己靠养殖肉鸡发了家,还带领着周边苏皖两省群众一起致了富。

  专家认为,除了合作社的跨区域合作以外,今后我国还应当大力发展各种跨行业、大规模、综合型的农村合作化运动。即以政府为主导,以民间合作组织为载体,以党和国家的政策扶持为支撑、以市场化运作为主要运营模式,最大限度地动员全社会各方面的积极力量,充分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整合最为广泛的社会资源,达成最为合理而有效的资源配置,建立持久、稳定的支农、扶农、助农、强农、富农、惠农的统一战线,形成强大的群体合力和集团优势,使处于分散的、弱势地位的我国农村经济,以联合起来形成的整体优势乃至强势的姿态,积极参与国际市场的经济竞争。并通过这种方式,确保广大农民群众整体利益实现的最大化,确保我国的粮食安全和农业经济安全。

  国际经验表明:作为现代化发展水平和现代科技含量很高、形成高度集约化、规模化生产经营模式的欧美大农场式的现代农业,大多以专业化农业合作社为主导。而现代化发展水平和科技含量相对较低,生产经营较为分散、集约化水平还比较低、规模较小的小农经济占主导地位的亚洲各国(日本、韩国)农业,则以综合型合作社为主。那么,在生产力发展水平相对较低、分散经营方式极为普遍,落后的、一家一户小规模生产经营的小农经济生产方式占主导地位的我国农村,发展农民综合型合作社,显然更具合理性。

  这两年,中央1号文件为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指明了方向:更多赋予合作社多样化的职能——从承担新增农业补贴、进行产销对接、兴办农村资金互助社、自办农产品加工企业、建立党组织等诸多方面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进行了阐述,反映了中央鼓励农民专业合作社立足专业性,适度向综合性的全面发展思维,这是统筹城乡发展的战略性安排,也是深化农村改革的必然趋势。

  因此,当前各地农民专业合作社在进行转型升级的同时,应当立足专业性,着眼综合性,逐步建立起跨区域、跨行业、统一运作、统一管理的新型、综合型农民合作社。惟有如此,农民合作社才会真正释放农业农村经济发展潜力,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对农村经济的发展起到积极的引领和促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