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绽放  > 

一匹来自草原的狼

日期:2011-09-01  作者:安南熹  来源:人物周刊

 

  记得第一次见面,我只听见一个粗犷浑厚富有沧桑感的声音从那日餐吧的舞台上传来,我们不禁抬头望去,只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在舞台上边歌边舞,他的两只臂膀弯曲成雄鹰状,不时抖动着肩膀。歌曲完毕,一串标准的美式英语从他的口中娓娓道出……他在讲述一个草原人的心结和为草原人做出的事。简短、有力,台下掌声不断,呐喊助威声一片。

  就在这样的情景中我认识了这个人,他叫安学君。我们相互亲切地称呼对方本家哥哥和本家妹妹。在北京,乃至中国,能够遇见同宗同姓的人是福分,我们彼此非常珍惜这段缘分,相处的时候不多,但是这样的兄妹感情十分难得。尽管我们不是一个民族,他是一个优秀的蒙古族人,而我是一个鲜为人知的保安族人,但是这丝毫也没有阻挡住我们的友谊,我们的根都是游牧民族,都有着豪放不羁的原始和狂野。如同一只草原狼,征服着这个广袤的大草原。

  这个时间,我用一种敬重、膜拜、崇尚的心情来书写这个男人,来自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大草原的一介草民。

  少小立志  远走高飞

  安学君,出生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一个高干家庭。那个特殊的“文革”年代,“高干”的家庭成分没有给他福分,反倒给了一家人无尽的灾难。爸爸妈妈被打进了监狱并停发了2年多的工资,全家被赶进了一个荒废的四面漏风的仓库里。小安学君这一年才14岁。这个家中的男孩不得不过早地扛起了这个家和弟弟、姥姥的生存。一个大男孩,每天到建筑工地砸石头、到火车站去扛大包,靠着苦力赚取一点点钱来换口粮。记得有一回大年三十,弟弟得了伤寒发烧需要30块钱住院费,可是家里没有一分钱。送到医院医生不敢治疗这个“黑帮子弟”的家眷,小安学君背着弟弟四处求救,有的人家老远看见就赶紧紧闭了大门,深怕沾染上“牵连”。小安学君真的是欲哭无泪,绝望之极。他只不过是个孩子啊——那一幕,让安学君过早地看见了一个时代的悲剧。

  但是更加可怕的事情接踵而至,2年后,父亲终于出狱了。但是不久就撒手人寰,永远撇下了这个家。后来安学君知道了真相:父亲在狱中受尽了折磨,被打断了12根肋骨,母亲被打瞎了一只眼睛……沉默的爸爸妈妈没有对孩子们说一句狱中的磨难。因为他们坚信真理的光明。然而当安学君得知这一切的时候,他起誓:以后一定要顶天立地,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家人!

  1973年,安学君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北京二外。4年后又以各方面的优越表现而留校任教。1980年,安学君担任二外联合国培训中心负责人。由于工作的关系,他时常走出国门,真正接触到了外面的世界,看见了中国和外国之间的差距,也感知到自己的知识面和日益发展的时代之间的差距。他为此而多方奔走,到各个国家去寻求深造的机会。不出6年的时间里,他先后赴美国乔治顿大学、澳大利亚堪培拉大学、英国牛津大学,攻读语言教学法、教育心理学、教育学、旅游管理学等课程,一举拿下4个硕士学位。而且,这样的学习,安学君的奖学金全部是联合国、澳大利亚政府、英国政府出资的。这一程,安学君感觉很骄傲。

  用先进理念 攫第一桶金

  有人说,安学君是学者,也有人说他是实业家。从理论上说,安学君的确有着丰厚的基础。做一个学者,他可以从事至少3种以上的学科教育。把国外的先进理论传输到中国。但是,从骨子里来讲,安学君更是一个实战家。他不希望仅仅是停留在教书育人这样的层面上,而要通过自己的亲身体验来征战商海。

  教授不做要做个体户,当时这个新闻炸开了锅。安学君不顾家人朋友的劝阻,说干就干。把眼睛瞄上了旅游业,这还源于他多次到国外的考察对比。他发现中国的旅游市场极为不规范。越是混乱的地方越是容易出彩。在这个行业里,他树立了一套国际化的作业标准,并且不断创新。新模式、新举措、好的办法、好的管理都为他第一次创业创造出骄人的业绩。“华安国旅”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开始赢利,而且在很短的时间内一跃而成为此行业的前20强,这在中国本土乃至国际上都是罕见的。更令人费解的是,在旅游业导游队伍参差不齐的特殊行业里,华安国旅创下了连续13年零投诉的辉煌记录。安学君的第一桶金攫得很漂亮。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教授也能干实业”的掌声。

  华安国旅火了,安学君也名声大振。但是,作为学者与经商的不同,就在于时刻都没有忘记“传道授业解惑也”。为了把自己创业时眼见耳闻思考的宝贵经验传输给中国的同行们,他百忙中亲自一句一句地总结,写完了一本《旅游管理和市场开发》。这本书,后来被国家旅游局和教育部指定为大学旅游专业经典理论教材。

  酒满情深草原人 念念不忘家乡恩

  安学君的人生有很多很多的亮点。可是,最为人称道也使他乐此不彼的,是他对于草原母亲的养育之恩的回报之情。也许是小时候弟弟那次无人救助的印记深深地留存在他的脑海里。他时刻挂念着草原上多少无辜的生命不得及时救治而错失。他开始为着这样一个事业而开始了又一轮的奔波。

  2000年5月26日他拿出50万元,并组织了一台3个小时的晚会,邀请了在京的内蒙古演员,德德玛、腾格尔、斯琴格日乐、齐峰、布仁巴雅尔、敖登格日勒,巴雅尔、杨宏宇、那森、斯琴塔纳=乌兰图嘎等演员及在京的各新闻媒体的内蒙古老乡们,演出成功并募集了100万元,共150万交给了内蒙古达茂旗满都拉苏木建一所为免除牧区的孩子失学的希望小学,这是一所集教学楼、宿舍楼及医疗站三位一体的小学。

  功夫不负有心人。安学君结识了当时的美国医疗慈善组织并迅速开始了对中国的医疗援助工作,每年2次组织美国顶级心内科、心外科的医疗队来华免费为中国的心脏病患者做心脏手术,每次他亲自安排并陪同医疗队到各个定点医院进行手术。自1992年开始至今,从未间断过。从此,他把这个国家卫生救援组织通过个人的努力输入到中国,带到大草原。多年了,安学君亲历亲为,先后组织了近百次的美国医疗专家学者到内蒙古大草原、福州第一医院、南京第一医院、延吉医院、吉林吉化医院、吉林博爱医院、山东临沂人民医院、内蒙包钢医院、内蒙古锡盟医院为那些不能够手术的患者送上生命的福音,救助达到20万人次。输入救助公益资金数十亿元。他的关爱足迹还走到了福建、浙江、云南等多个地区。为了更好地做公益事业,他在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任副理事长,内蒙古民族文化发展基金会任理事。

  在此期间,安学君不慎滑倒在雪地里,双腿膝关节粉碎性骨折。当时正值治疗期间,可为了亲自接待好来自美国的医疗专家,他偷偷从医院里跑出来去往机场,然后整整的一周陪同专家们手术直到送走。严重的奔波,使他的双膝严重积水,再次治疗,安学君痛苦地卧床一年。此后,这个年轻的男人过早永久地拄上了拐杖……

  “一个人的痛苦不叫痛苦,让一个男人真正感到痛彻心扉的是不能去为社会做有价值的事情。很多人说我这样的年龄还四处奔波图个什么呀?我想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社会的一员。有的人找不到事情可做,而有的人被大众推着,由不得你不去做……我们还要有公德心来回报自己的民族,这是和平年代的爱国之心,也是一个男人应该担当的责任!”这是安学君发自肺腑的心声。

  一生朋友情 情真意切

  从安学君的喝酒,也可以感受到他的为人真诚、实在、豪爽。但最让人敬佩的是他的做人。安学君一路走来,问到他成功的秘诀,他会大笑地调侃说:“会喝酒,就会做人;会做人,就会有朋友;有很多朋友,就会成功。”

  还记得安学君过生日的那一天,“魅力中国”的蒙餐吧里座无虚席,足有300人前来祝寿,当中不乏各界贤达名声显赫之人。他们有的登台献艺献歌,有的送来墨宝寿词珍贵书画……

  “好兄弟”、“小妹妹”是他的口头禅,听上去又亲切又自然。不论何时何地,你遇见他,他总是被包围簇拥着。有很多时候,他的耐力让他可以应酬持续到20个小时以上,这样的男人,想没有朋友都难。

  对待朋友如兄弟姐妹,这不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看法。有一个朋友对我说:“安大哥这个人,真的很好,这是我在北京这个圈子里很少见到的。他对人的诚意和无私真的让我很敬重和佩服,你要好好善待他,向他学习,和他交往……”

  不得不说的草原狼

  草原狼,拉丁文学名:Canis lupus campestris,英文名称:Steppe Wolf。

  千万年来草原民族一直认为狼是草原的保护神,狼是草原四大兽害——草原鼠、野兔、旱獭和黄羊的最大天敌。草原上地广人稀,人力无法控制鼠灾兔灾。但是几千年来内蒙古大草原从未发生过大规模的兔灾,就是因为内蒙古草原有大量狼群。狼是草原生态的天然调节器,内蒙古草原过去几千年一直保持了原貌,草原狼功莫大焉。

  几千年来狼一直是草原民族的图腾,从古匈奴、鲜卑、突厥,一直到蒙古,都崇拜狼图腾。既然狼被草原民族提升到民族图腾的崇高位置上,狼的精神价值不言而喻。

  草原民族崇拜狼图腾,不仅是因为他们深刻地认识到狼是草原的保护神,而且还由于认识到狼的性格、智慧。草原狼具有强悍进取、团队协作、顽强战斗和勇敢牺牲的习性,深深地影响了草原民族的精神性格;蒙古人卓绝的生存技能和军事才华,更是在同草原狼军团长期不间断的生存“战争”中锻炼出来的。而且,狼又是草原战马的培训师,恰恰是狼对马群的攻击,才把蒙古马逼成了世界上最具耐力和最善战的战马。因此,勇猛的性格、卓绝的军事智慧、世界第一的蒙古战马,就成为东方草原民族的三大军事优势。而这一切所创造出的价值都和草原狼有关。

  后记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旷野中。

  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

  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

  报以两声长啸。

  不为别的,

  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这首齐秦的经典老歌,忽然从悠远的广袤中传来。我不知道是眼前的这位大汉,还是因为他给出的气息。我有似曾相识的幻觉,想起这首《北方的狼》。

  是他,一个平凡的蒙古族小伙,和那些专业的登山运动员们PK,前后两次登上了珠穆朗玛峰;

  是他,甘愿冒着废掉双腿的风险去做一件件医疗救援草原贫困儿女的善事;

  是他,无私地拿出自己赚取的50万元辛苦钱,在内蒙古草原上建起一所希望小学;

  是他,深深的忧患意识,为我国的旅游教育事业献上自己的宝贵经验和智囊;

  是他,退而不休,献身呼吁全社会为光华慈善基金会的事业贡献力量,义无反顾;

  ……

  把他比作骏马不足以显示他真正的力量,确切地说,他是一匹草原狼。

  他的人生给了我们一个根深叶茂的——“狼图腾”!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