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焦点图新闻  > 

“金融填空”:责任背后的“攻坚战”

日期:2011-08-12  作者:臧洪菊  来源:合作金融

  由于“填空”工作的相关补贴大多来自地方财政,然而一些边远贫困地区地方财政吃紧的事实,使得本已负重前行的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将面临更大的困难。

  8月3日,青海省农村信用社首个“助农取款服务点”在青海省大通县新庄镇挂牌,结束了当地农户多年来要到9公里外的塔尔镇农信社取钱、领取政府补贴款的历史。

  截至目前,“全国金融机构空白乡镇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工作已然取得了初步成效:已有16个省份(含计划单列市)实现了机构全覆盖,原有708个服务空白乡镇服务缺失问题总体得到解决。

  “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是推动解决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的主力军。”在银监会对空白乡镇金融机构覆盖工作再部署电视电话会议上,银监会合作金融机构监管部主任姜丽明这一结论的依据,是有关空白乡镇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情况的统计数据。 

  毫无疑问,“主力军”是一个代表着地位、责任、荣誉的称号,但在填补金融机构空白乡镇这一艰巨的工作中,这一称号则更多地代表着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所承担的责任、压力和艰辛。

  而在这份承担的背后,更加渴望和急需的,是实质性的政策扶持与帮助。

  成绩的背后

  “在已经消除的708个空白服务乡镇中,由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提供服务的有573个,由农业银行提供服务的有67个(在西藏55个),由邮政储蓄银行提供服务的有59个;在解决的646个金融机构空白乡镇中,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增设457个,邮政储蓄银行增设130个,农业银行增设43个(在浙江32个)。”

  在银监会日前召开的“全国金融机构空白乡镇工作推进电视电话会议”上,姜丽明通报了空白乡镇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情况。与全国其他银行业金融机构相比,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所上交的“答卷”不能不称作是一大亮点。

  成绩的取得,与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对“金融填空”工作重要性的深刻认识不无关系。

  “我们将通过先试点、后推广的方式,建立专门的工作机制,加强后续管理,切实发挥农村信用社的支农‘主力军’的作用。”在大通县“助农取款服务点”挂牌仪式上,青海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副主任孟宪领就曾明确表态。 

  但尽管如此,在积极的态度和不遗余力的努力背后,许多客观存在的现实困难,依旧是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填空“攻坚战”的阻力。

  “青海省一共有156个金融空白网点,大多在极为偏远的地区。”青海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办公室主任汪寿荣介绍说。

  以上红科乡和下红科乡为例。上红科乡和下红科乡是青海省达日县辖区内的两个“金融机构空白乡镇”,人口分别为0.3万、0.2万,与县城的距离分别是96公里、106公里。

  “在这样的地区,设立固定金融服务网点的困难比较大。”青海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有关负责人分析说,例如,网点建设的资金投入问题,按照金融机构营业网点的安全达标规范,新设网点除了房屋建设费用外,还需要在防弹设施、监控设施、网络设备等方面投入大量资金。此外,也需要考虑资金押运的安全问题、网点今后的可持续发展问题等等。

  贫困、偏远。由同样的客观条件形成的难题,往往有着很大的相似性。

  提及云南省农信社在消灭金融机构空白网点工作中的困难,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一有关负责人同样是感触颇深。

  “在‘填空’工作中,容易出现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与自身发展出现困难的矛盾。”该负责人分析说,在云南,承担任务的41个县级联社本身存款规模就小,在填补金融服务空白乡镇工作中,随着人员数量的增多、人均效益的降低、网点建设的持续投入、成本费用的增加等等,这些问题都将给该县农信社的发展带来一定的困难。

  而且,由于金融服务缺失乡镇地理位置偏僻,大多数乡镇处于边境民族聚居地区,交通十分不便,部分乡镇网点距离县城有上百公里的路程,运钞途中和流动网点营业的安全问题亟待解决。所以,他指出:“新建网点的管理和安全防范也存在隐患。” 

  “此外,在偏远山区,还会存在个别乡镇通信不畅的现象。”他举例说,在贡山县独龙江乡,由于通信光缆还没有架通,目前只能办理存、取和小额贷款业务,不能正常开展通存通兑业务。

  “由于金融机构空白乡镇的经济发展缓慢,金融资金少,新设网点将在建成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盈利,难以实现商业化、可持续发展。”该负责人强调道。

  “扶持”还需及时化

  其实,银监会在布置填补金融机构空白任务的同时,对其中的困难也曾考虑在先。

  例如,银监会在日前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空白乡镇基础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银监办发〔2011〕74号)中就指出:农村金融业务成本高、风险大、收益低问题将长期存在,金融机构空白乡镇多数地处偏远、人口稀少、经济相对落后,在空白乡镇设置网点、开展业务,这一矛盾会更加突出。

  “应积极协调地方政府,加大政策扶持力度”,通知中特别强调,并在行文中指出:各银监局和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加强向各级地方政府汇报,在继续落实好现有各项扶持政策基础上,进一步协调出台网点选址、营业用房、费用补贴、税收减免、风险补偿、担保机制、安全保卫等方面新的优惠政策。

  银监会还强调指出:充分发挥政策的正向激励引导作用,探索合力解决“三农”金融服务难题的有效途径和在贫困边远地区开展金融服务的长效机制,保证基础金融服务的商业可持续性。

  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办公室主任马红告诉记者,在云南,县级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是“填空”建设资金的主要承担者,同时,云南省联社对困难大的县联社给予适当补助;云南省财政对每个固定网点给予一次性补助建设资金60万元、对流动网点一次性补助开办费20万元,并从开业之年起,对固定网点和流动网点分别给予20万元和10万元运营补助,连续补助3年。

  但是,在一些地区,优惠政策不到位、补贴渠道不顺畅、不及时的问题也时有出现。

  “在开始筹建的时候,听省上说会有补贴,但具体有没有、是多少还都不知道,县上说没看到文件……”电话中,青海省共和县农村合作银行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共和农合行正在筹建的一个固定金融服务网点在塘格木镇——一个距共和县75公里远的金融机构空白乡镇。由于当地的成品房屋均不符合银行的安全标准,所以,该行与地方政府协商后,出资购买了水管所的地皮,重新自建营业网点。自2010年开始建设至今,该行投入的资金总额已达40万元。

  “房子建成后,为了安全达标,还得配摄像头、监控器、防弹玻璃等等很多设备。”上述工作人员估计,“网点建设完毕,至少要投入80万元。”

  由于“填空”工作的相关补贴大多来自地方财政,然而一些边远贫困地区地方财政吃紧的事实,使得本已负重前行的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将面临更大的困难。

 

中华合作时报、中国合作经济、中国农资的电子版内容版权归中华合作时报社所有转载请联系本网站管理员并注明出处
电话:010-63733894  010-63702678   010-63732974 传真:010-63702680 电子邮件:xxzx@zh-hz.com
京ICP备05031563号